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另类  »  官场小人

 一入仕途深似海,不知是哪位前辈或是师兄给我说过这句话,在我十年的宦海生涯过后,我终于深刻体会了这句话的意义。这十年把我从一个血气方刚充满正义感的小伙子磨练成了一个滑不溜手事不管己可以高高挂起,可一旦牵扯到自身利益却寸土不让,甚至什么都可以做出来的官场油子。

  十年了,一眨眼十年了。自己从一个刚出大学校门什么也不懂的学生娃做到如今一个政府部门处长的位置,这可是令多少人羡慕眼红的位子呀!我该满足了吗?不,这决不是我的理想,我上面还有市长、市委书记甚至还有省长、省委书记的位子在等着我,我怎么就这么放弃呢?我还要往上爬,我的路远远还没有走完,前方还有大好的前程在等着我。

  我点燃一支中华烟,吐出几个烟圈,看着烟圈在空中变换着各种形状。

  “铃……”电话铃响了,我懒洋洋地拿起电话,有气无力地说了声“喂”,当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的时候,我那懒洋洋有气无力的声调早已跑到爪哇国去了。我努力地调动起脸部所有的肌肉,显现出灿烂的笑容:“是吴市长,吴市长有什么指示。哦,是这样啊,好的好的,我一定按照您的指示办,您放心,领导交代的任务,我哪次让领导失望了,您放心,我一定会办好的。”

  我一边接听电话,一边在纸上迅速地记着东西。同时脸上还显现着灿烂的笑容,仿佛我不是和吴市长在通电话,而是在面对面的交谈,我一定要让吴市长看到我脸上崇敬的笑容。

  放下电话,我看了一眼纸上的内容,确信没有记漏什么,然后,拿起电话:

  “小杨,到我办公室里来一下。”

  “小杨,吴市长交给我们几项重要的任务,你马上去安排执行,确保每项指示都落到实处,不能有半点纰漏,出了问题,我找你算帐。”对着比我小不了几岁的小杨,杨天,杨科长,我指使起来就像指使个丫头。

  我表情严肃的做出了一项又一项的指示。看着杨天在我每说完一项后,就点头说一声是,会按领导意图办的,请领导放心。我越发感觉到权力的妙处,权力就是男人的伟哥(当然此男人绝对指的是官场中的男人)。这句话是我的一个好哥们说的,说得可真是贴切呀。

  看看和我竞争处长败北的许力山,现在整个就跟太监一样,平时总是无精打采的,不是尖声的发几声牢骚,就是在某个角落孤独的发呆,完全失去了往日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豪气。对这种人我是决不会怜悯的,我不会让他有翻身的机会,要一直把他踩在脚下。哼,跟我斗,你丫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吗!我靠。

  当然,我也一直在提防着他,僵死的蛇也会下毒口的,我可不能被他反咬一口。

  “狄处长,你还有什么指示?”

  听到杨天的问话,我知道自己走神了,看着面前站的毕恭毕敬的杨天在等着自己的指示,我才回过神来,挥了挥手说:“没有了,我再强调一点,这几项工作千万不能出差错,知道吗?”

  看着杨天出了我的办公室,我再次把目光注视到日历牌上,2001年十月12日,十年前的今天,我正式踏进了这官场的大门,在宦海里拼杀、打斗。十年了,我转头看了看镜中的我,除了成熟深沉以外,和十年前的我没什么分别,还是一样的帅。呵呵,我是不是有点自恋?不,决不是的,这帅也是一种在官场上拼杀的武器,通过它我才迈出了我在仕途上的第一步。

  “铃……”电话再次响起,我还是以一贯的语气接听电话,“我操,你丫的最近跑哪去了,连个影子也看不见。”听到电话里的声音,我在电话里骂道。

  “力哥,狄处长,我的狄大处长。我这不是刚回来就给你电话了吗。手头有个案子,刚从哈尔滨回来,今晚咱们聚聚,我已经通知小峰和亮哥了,晚上在开元见面,到时候你可以一定要来啊!”董超那浑厚的男中音在我的耳边回响着。

  有时我就很纳闷,这丫怎么不去唱歌呢,没准还能混个歌星当当,偏偏就做了警察,而且还是个刑警。

  小峰大名孙峰,市公安局督察科的科长。亮哥大名董国亮,市一家大型机械长的销售处长。我们四个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铁哥们。上初中的时候,正值改革开放的大好年景,市里遍地都是放香港武打片的录象厅,看的我们四个是热血沸腾,情绪激昂,时刻梦想成为一个行走江湖、锄暴安良的大侠。激动之余,我们四个就磕头拜把子,结成兄弟。董国亮最大,我老二,董超老三,孙峰最小。

  可是从拜把子后,亮哥总说我们三个不把他当大哥,不但一句大哥没叫过,还是按原来的叫法,亮子亮子的叫个没完。我们就笑他:“操,你丫的象个大哥吗?四个人里你最矮,而且还最单薄,哪象个大哥!”

  不过我也不得不承认,我们四个里面,他是最有心计的,鬼点子特别的多。

  小时候,我们想算计人,都是他出谋划策,我这个人高马大的人当前锋,后面还跟着董超和小峰,那丫的总是躲在后面煽风点火,加油添醋,结果最后每次都是我们三个倒霉,他反倒没事。

  小峰有一张圆圆的脸,平时总是带着笑,显得一团和气。可是我知道那张笑脸背后隐藏着一颗阴险的心。

  记得初中的时候,他和另外一个家伙共同追求一个女孩,他冒充那女孩的笔迹给那家伙写了一封信,约他晚上九点半在新湖边上见面。

  那小子傻了吧唧的上了当,溜溜的在湖边等了一个多小时,那可是一年中最冷的几天(记得小时候冬天是很冷的,每年冬天我们都是在冰上度过的。哪象现在的冬天,要么不结冰,要么结薄薄的一层,还没到中午就化了。我那儿子都五岁了,还没上冰面上玩过呢),看着那小子在寒风中冻的不停的搓手跺脚,黑暗中的我们乐的嘴都合不拢了,我们三个不住的骂小峰这个家伙是个阴蛋,是个绝对不能招惹的家伙。

  董超和我还算是比较正直的人,当然指的是小时候,现在的我吗,嘿嘿,比起孙峰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呀。

  看着坐在包间里的那三个家伙,我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真诚的笑容。只有和他们三个在一起,我才能放下一切提防的心,撕下脸上不知带了几层的面具。这三人尤其是亮子和小峰,真可谓是我的良师益友,要不是他们,我现在说不定还是个小科员,整天坐在一个大办公室里和别人一块喝茶、聊天、打屁,哪有现在的风光。

  看到我进来,亮子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我知道他和我的笑容一样,都是真诚的。

  “我操,你丫的是不是官当的大了,架子也大了,每次聚会总是你最后来,让我们等你。”

  “亮哥,在亮哥面前我哪敢摆架子。实在是工作太忙了脱不开身。怎么着,不信,不信我发誓,谁要骗你们谁是……”我脸上堆着笑,做出发誓的样子。

  小峰在一边笑了,“亮哥,别被他骗了,现在的力哥再不是当年的力哥了,他现在拿发誓就跟放屁似的,当不得真。”小峰看到我的样子,忙对亮子说。

  “小峰,你哥哥我是那么容易上当的吗。这小子有什么花花肠子,我比谁都清楚。”亮子笑呵呵对小峰说。

  我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董超,还好董超总算还保留一点憨厚和赤诚,要不然现在也不会还是一个副队长,凭他的能力,当个局长也不在话下。但问题是,不是你能破案,就能当好局长的,这当官的学问大了,我们几个不知给他灌输了多少道道,可这家伙总是榆木疙瘩不开窍,后来我们索性放弃。记得亮子最后说过一句话:“为我们四人帮里还有最后一个好人来干一杯、”

  还好他现在还算憨厚,要不然也不会被我骗了。看到我把目光投向他,董超说道:“亮哥、小峰,我看力哥是真的有事。他那个位子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应酬太多了,他能来就算不错了。”

  “还是董超好,知道我的苦衷,你们两个就坏吧。”我一边夸奖董超,一边对亮子和小峰说。

  自从我们几个都当了官后,对亮子也都尊敬起来,不再叫他亮子,而是尊称亮哥了。

  记得第一次叫他的时候,把这小子激动坏了:“我操,快15年了,我终于正式成为你们的大哥了!是不是我现在当了一个副科长,你们还是小兵,才这么尊敬我的。”

  听了这句话,我们三个一下子把这小子摁在地上,一顿暴打,“你丫的说什么,我们是真的拿你当大哥才叫的,和你当没当副科长没什么关系,你竟然歪曲我们的感情,找揍呀!”其实,亮子说对了,正是因为他当了科长,我们才尊敬的称他为亮哥的,毕竟他在我们几个当中是第一个当官的。

  说完笑话,我们几个开始推杯换盏。我们四个的酒量都不小,每个人都有一斤多的量。说起酒量,亮子还有个故事,正是因为这酒,他才能爬到今天的这个位子来。这是后话,在后文中我会给大家详细说明的。

  虽然我们四个能喝,但是每次喝酒都不会超过两瓶,也就是每人喝到半斤就够了。我们的兴趣不是酒,而是彼此在官场上的经验以及官场上的消息,借每次聚会我们都会彼此交流一下经验发表一下看法。当然,主要是我和亮子、小峰三人谈,董超总是听的多说的少。要是听他说,不外乎就是这个案子那个案子的。

  “力哥,最近你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小峰一边小口抿着酒,一边问我。

  我们四个在一起喝酒,从来都是各喝各的。

  “大的动静没有,一切都风平浪静。就是财政局最近出了点事,你们想必都知道了。”我一边吃菜,一边说道。

  “这么说是真的了,钱副局长前天真的让人捉奸在床,还照了相。”亮子问道。

  “这个小峰知道的最清楚了,还是让他说吧。”我把话推给小峰。

  “真的,钱副局长不知道得罪了谁,让人给盯上了,通过建设所的所长关胖子和市报一个记者来了个捉奸在床。当然罪名不是通奸,而是嫖娼。关胖子带人去了酒店,说是接到有人举报有人嫖娼,刚好那记者恰巧在场,当场拍了照,说是要登在市报上。当然,最后也没见报。”小峰慢悠悠地徐徐道来。

  “老钱真的是嫖娼?”亮子问道。

  “屁,要是嫖娼,能不见报吗!那女的也是财政局的,抱着老钱的大腿,一心想往上爬,结果……嘿嘿……”小峰阴笑了几声。

  “完了,就算不是嫖娼,老钱的官我看也是到头了,能指使关胖子的人后台一定小不了,老钱也太不小心了,做这种事怎么能到酒店呢!人多嘴杂的,活该他出事。”亮子给老钱下了定义。

  “还是亮哥老谋深算,老奸巨滑,知道办这种事,要找个安全隐蔽的地方。

  小峰、董超,亮哥有给我们上了一课。”我在一边打趣道。

  “滚,你丫的皮痒了是怎么着。”亮子假装生气的骂道。

  “力哥,知道今天为什么叫你来吗?”一直没说话的董超发言了。

  “怎么着,我是不是牵扯到你的什么案子里了。”我开玩笑的说。

  “栗子,正经点。”亮子收起往日的西皮,一本正经的跟我说道。栗子是我的外号,当然一般只有亮子这么叫我,小峰和董超这些年一直都叫我力哥。

  “怎么了,亮哥,这么严肃。”我看到不但亮子正经起来,睡尼瑪逼,起來擼连小峰也收起了他那招牌般的笑容。

  “十年了,还记得十年前的今天,你跑来告诉我们你进市政府上班了吗?”

  亮子的眼睛里亮闪闪的。

  我也觉得鼻子一酸,眼睛里有了泪水。

  “十年了,我怎么会忘记十年前的那一天呢!”

  我的思绪回到了从前,往日的一幕一幕浮现眼前。

  (一)

  说起我们四个的交情,那可谓是渊源流长了。我妈是一个医生,在市中医院上班。亮子的妈妈就在如今他上班的这个大型机械厂工作。董超的妈妈和小峰的妈妈都是普通的工人。

  看到这,大家也许觉得奇怪,怎么介绍的都是妈,没有当爹的事呢?说起来巧的很,我们四个都是单亲家庭。我妈和我爸在我五岁的时候离婚了,现在我连他长的什么样都不记得了,问过我妈妈几次,可是每次得到的不是训斥就是一顿板子,后来索性我就不问了。

  亮子是遗腹子,他爸爸因公死亡,他妈就一直没有再嫁人,娘俩一直这么过来了。这点他家和我家差不多,我妈也没有再嫁人,看样子我那个忘记模样的老爸伤她太深了。

  小峰和董超两人到是享受了十多年的父爱,在我们上高二的时候,他们两人的爸爸先后倒在了派出所所长办公室里,上了天堂。

  写到这,大家也许不信,这也太巧了吧。可事实就是这样,要不说我们四个有缘份呢,四个性格迥然不同的人竟然有着二十多年的坚固友谊,这友谊看样子还要继续下去。

  我很早就认识亮子了,原因就是我们两家离的不远,住的都是单位的宿舍,这两家宿舍只有一墙之隔。我和他是不打不相识,小时侯我们两个宿舍的男孩总是聚在一起打架,我们医院的男孩太少,比不了他们一上来哗啦啦一大帮人,所以吃亏的总是我们。我小时候长的就比同龄人高大,打架又不要命,所以在那一片还是很有名的。

  后来,亮子找到我,别看他人长的瘦小,可是天生就是一个当领导的人物,不论比他大几岁的还是小几岁的都听他的,把他当头,那个时候我们都是还没上学的小屁孩。亮子知道我是医院孩子的头,于是找到我来和解,对此我到是很乐意,答应了他的要求,只是自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当孩子头,成了他的部下了。

  到了上学的年龄,我进了机械厂的子弟小学,虽然是社会办学,可是教育质量在全市是最好的,每年考上市重点一中、二中的人中总是子弟小学最多。所以许多人都想法把孩子送进来。

  那时候还没有择校费一说,主要靠门子,那时侯不叫送礼,叫走后门。我当然也是通过门子进到这个学校的,我妈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门路,就是和学校校长的老婆是同事,你说我进去还不容易。那时侯的人淳朴的多了,重感情轻钱财,我妈一分钱没花我就进了子弟小学。

  小峰和董超因为有个当警察的爸爸,也不知道通过什么路子来到子弟小学。

  当时,我们班上一共有73个人,这点我记得清清楚楚。(现在我老婆班上一共才40个小学生,她还整天喊累的不得了,说管不过来,不知道当时我们的班主任是怎样管我们这些皮孩子的,我们那时可比现在的小孩子皮多了,现在的孩子一个个都跟小绵羊一样。)一上学,我、亮子、小峰和董超就分到一个班里。从此十多年里直到高中文理分科,我们四个才分开。上学没多久,亮子就成了班里的孩子头,我因为长的最高大,理所当然的成为班里的老二,也可以说是亮子的打手,小峰和董超也整天跟在我俩的后头,跑东跑西,我们的友谊就这么建立了起来。

  有两点可以说明我们的友谊之深,一个是上完五年级,我们正好赶上开始有六年级,有接着上六年级的,有直接毕业考初中的。我和小峰董超因为年纪小,都被留了下来上六年级,亮子比我们大,他是毕业考初中那拨人。他死活不干,非要和我们一起上六年级,老师被逼无奈,只好同意了他的要求。

  另一个就是小学毕业考初中,我们四个虽然很皮,但还是属于聪明的那种孩子,不负大人所望都考上了一中,特别是亮子,考一中的成绩是全市第一。可惜的是,我和小峰还有董超被分到了三班,而亮子被分到一班,为此一直都耿耿于怀,想尽一切办法想到我们班来。说来奇怪,我们四个从小学一直到高中上的全是三班。

  亮子为了到我们班来,首先是讨好我们那个刚从学校毕业参加工作的女班主任。不知道他说了什么甜言蜜语,反正哄的那个傻丫头整天乐不滋的,他还不时的帮她干这干那。再就是,他开始在他们班捣蛋,差点没把他的班主任气的背过气去,可他班主任也拿他没办法,他门门功课都好的出奇,每次考试总是第一。

  一来二去,他终于如愿所偿,在初二下半学期来到了我们班。

  对他的这个壮举,我们三个佩服的五体投地,对他哄女孩子的本事更是羡慕不已。我们有过分析,别看亮子长的瘦瘦小小,身高一米七,体重120,可是和他有过关系的女人比我们三个认识的都多。而且还从来没有后院失火。

  大概从初中开始,他就有了对付女人的一整套办法。我们甚至后来怀疑他当时是不是就和我们那个年轻漂亮但是又天真的可以说是傻的班主任给上了。我们逼他说,他总是笑着不告诉我们,后来被我们逼的急了才说,当时太小,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爱,甚至连老师的手都没有摸过,但是后来吗,他还是把我们的老师给上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大概到了初二下半学期,我们青春勃发,开始有了性的冲动。虽然对女人的身体不是特别的了解,但是也已经知道了操逼是怎么一个概念。明白女人身下长了一个比是让男人的鸡巴插的。当时我的家成了他们三个的天堂,我妈的一些医书里有女人下体的图片,我们就偷偷拿出来看,一边看一边想象着女人的下体。

  也是在那个学期,学校里突然流传了两本手抄本。一本是很有名的“少女之心”,我当时看的抄本上的名字是“蔓娜回忆录”,这本书的内容想必在岛上居住的淫民都知道。另一本没有名字,内容写的是在一个工读学校里,几个女工读学生和老师性交的故事。有两人的场景,也有群交的场景。

  有段话我是记忆深刻:“看着老师露出他那粉红色的阴茎,阴茎看起来和饭店里的炒肥肠里的猪大肠那般粗细。”当时我们没什么感觉。现在想起来,觉得作者是故意的还是有些疏漏,阴茎有粉红色的吗?特别是成人的阴茎,和肥肠那般粗细,也太细了吧。呵呵~~~这两本小说当时已经被翻的破乱不堪,文章是写在普通的作业本上的,后来我们几个分工把两篇小说都给抄了下来。在那以后,不知道翻看了多少遍,射出了多少宝贵的童子精。

  当时对女人的下体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们到了痴迷的程度。这期间有个小故事,当故事的主人公讲给我们听的时候,让我们三个不但是羡慕还有一种渴望,渴望自己也能碰到那种情景。

  当时亮子有一次发烧,每天都要到医务室里打针。这天,他和往常一样准时来到了医务室,推门进去后,和医务室里的那个老太婆打了声招呼,就往一个白布帘后面的床上走去等待老太婆给他打针。一过白布帘,他立刻惊呆了,一个女学生正仰面躺在床上,裤子脱到了小腿处,微微分着双腿。女生发现进来了个男生,吓的尖叫一声,一下子把脸给蒙上了。

  事后亮子说:“操,那个女的就跟傻逼一样,捂脸有什么用,不知道捂逼。

  不过我虽然看见了她的逼,却没有看见她的脸,这将近两千的学生中不知道哪个是她?”

  我们就说:“这样的女生不傻,要是捂逼,不捂脸,以后还怎么见你。这样倒好了,你没见到她,她没见到你,就算以后走个对面,还不跟没事人一样。你丫的才傻呢!”

  亮子想想也对,开始后悔怎么没注意她的脸,当时光看她下体了。要不然,这可是个好机会,有这个把柄在手,那女生还不乖乖就范。

  我们追问后来怎么样,亮子说:“那老太婆听见尖叫,立刻醒悟过来,冲到后面对我说,你怎么就进来了呢!你怎么就进来了呢!一连说了好几遍,连一句别的话也没说。”我们听了哈哈大笑。

  我们接着问那女生下体是什么样的?亮子回忆说:“说真的,当时我也有点蒙了,还真没仔细看,只觉得她那是一条细缝,粉红色的,上面还长着不多的几根毛。”

  我们又是哄堂大笑:“你丫的,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就抓不住呢?大好机会白白浪费了。”

  亮子也笑着说:“我当时一是紧张的蒙了,二是发烧烧的我都迷糊了。”

  在亮子的故事发生不久,我也有了一次炫耀的资本。那天放学后,我在校园里闲逛,等着被老师留下的那三个活宝。正好迎面看见一位英语老师蹁腿上车,那时候的自行车基本上都是带大梁的,象现在的女士坤车很少。

  英语老师穿的是裙子,当她蹁腿过车大梁的时候,眼尖的我立即发现了一个秘密,英语老师没有穿内裤,阴部是用一个布袋子包着的,而且可以看见布袋子里垫着红色的卫生纸,布袋子两边露着黑黑的阴毛。后来我知道那布袋子学名叫卫生裤,当然现在已经绝迹了,估计农村使用的也没有了。

  英语老师大概是怕经血弄脏内裤,所以里面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这可让我大饱了眼福,我把这个和他们三个一说,他们三个放学后,紧紧的盯着那位英语老师,可惜的是,随后几天,那英语老师一直穿的是长裤,那美妙的场景再也没有出现过。

  也许大家奇怪,象我们这样思想低劣的人最后怎么都混的人五人六的,不是进了党政机关,就是进了司法系统,这可要归功我们那个英明的校长。我上初中的时候是八三年,一中虽然是重点中学,可是也是鱼龙混杂,学生中也有不少小流氓和小混混,每当放学的时候,学校门口经常发生打群架的事。

  我们四个也好不到那去,除了学习好点以外,别的一无是处。香港的武打录象片看的我们是热血沸腾,再加上金庸金大侠的射雕英雄传开始出现,记得那时侯看射雕可是真的不容易,我们为了看它,经常夜自习逃课,来到一个有路灯的小巷,在一个提着提包的男人手里接过一本大约五、六十页封面是土黄色的书,这就是我第一次看到的射雕。

  录象片和射雕刺激着我们那时年轻躁动的心,我们也学着在初中组织了一帮人,而且和高中的师兄联了手,在当时的一中可谓是风光一时。

  就在我们得意洋洋的时候,一个严重的刑事案件发生了,我那帮师兄里有两个不开眼的,偷东西偷到检察院去了,把一位副检察长的五四手枪给偷了,里面还有六棵子弹。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这可是我们市建国以来第一起偷枪案,最后警察抓住我的那两位师兄。

  其实也怪他们自己,偷就偷了吧,子弹也打了4发,你也别到处吹嘘呀,结果就是一个年满18岁的被判刑,另一个进了少管所。这两位师兄还招出了几个人,当时的宣判大会就是在校园里开的,主席台上的桌子上面放着他们偷的枪、钱物,还有粮票。

  这次大会就是我们校长提议在校园里开的,这件事对我们四个触动很大,可以说是震惊。幸好我们四个就是打个架什么的,偷东西的事没有沾边,要不然的话……从那以后,我们四个渐渐疏远了那帮兄弟,逐渐变成了循规蹈矩的好学生。

  暑假过后,我们四个还是凭借自己的聪明,考上了一中的高中。没想到的是亮子这家伙竟然还是考了第一,我和小峰以及程超算是勉强考上的。等上了大学后,亮子才把这个秘密告诉我们,别看平时他和我们一样疯狂,经常逃课,当然这逃课是晚自习,但是每次他回家后,都要学习到12点,由此可见这家伙的心机有多深。

  事后他对我说:“我知道自己什么出身,家里没什么背景,要想出人头地,只有靠学习这条路了。我比不上小峰和程超,他们的父亲都是警察,而且都是不大不小但是却能量不小的派出所所长。我也比不上你,你妈是医生,我妈呢,要不是我爸因公死亡,照顾她进了厂子的话,她现在也许还在农村种地呢!我有着深深的自卑心理,所以我才努力地学习,争取改变我的出身。”

  到了高二,亮子一反常态,热心起学校的事务来,而且还经常到教导主任、年级组长以及班主任家里跑,不停地帮他们干这干那,还辅导教导主任哪个上初中的女儿学习。

  我们三个都说他看上了教导主任的哪个丑闺女。教导主任长的五大三粗,脸上疙疙瘩瘩的,女儿随父,爸爸长成那样,当女儿的能好到那去。亮子听了我们这话,就是笑笑,也不说什么。还是小峰比我和程超精明,看出点门道来,对我俩说:“亮子可能是想进步。”

  “进步,进什么步?帮教导主任闺女学习能进什么步?”我傻呵呵地问道。

  想想那时的我可真是傻的天真,什么都不知道,要不是这些年亮子和小峰给我洗脑,我真不知道能不能在政府机关混出个人样来。小峰神秘地说:“到时候就知道了。”

  果不其然,到了高三,原来的学生会主席在被保送到北师大后,亮子当上了学生会主席,并且在高三快毕业的时候,入了党。

  我靠,一个整天琢磨女人,思想极其低劣的人竟然成了我们那届唯一的高中生党员。虽然亮子费劲心计的混成了学生会主席和党员,但是好运并没有落在他的头上,往年的学生会主席百分百都是保送的,可是就在我们那届,我们学校竟然没有保送名额。

  原因说起来很好笑,上一届的保送生出事了。

  一个保送到省大的师兄,竟然为了刚认识的女朋友说想要一辆自行车,这位师兄就跑到邻校去偷,结果人赃并获,给开了回来。

  正所谓,祸不单行,另一个保送北京名牌大学的保送生也出事了,和一个女生睡觉被发现,事后那女生一口咬定他是强奸,没办法,不但学位丢了,还进了监狱。

  还有一个,不是上届的,估计是某位领导的公子,也是保送生,但是每年考试都要补考,如果没有上两位师兄的壮举,他也不会被提出来。

  结果几件事凑到一块,市教委挨了批评,再加上好多学校知道一中保送生的事迹,说什么也不要一中的保送生,市教委一怒之下,把原本按上届高考过线人数百分比定下来的保送名额全部取消了。

  听到这个消息,亮子长叹一声:“天不助我也,命中如此,夫叹奈何。”好在,以他的成绩,考个清华、北大估计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是这家伙竟然给我一样,报考了省大中文系。

  我有自知之明,再加上班主任出谋划策,认为以我的成绩,考省大还是有把握的,高了恐怕就悬了。他对亮子报考省大,觉得不可思议,认为是不是因为没有被保送,脑子坏了。

  我问亮子:“为什么和我一样报考省大,是不是想抢我的名额,存心不想让我上。”

  “滚,栗子,平时看你听老实的,怎么也有这么阴暗的心理。哥哥我是舍不得离开你,咱们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离开过,我是真的舍不得。”

  他的这番话不知是真是假,反正当时感动的我差点掉泪,此后的十多天里,我一直在感动中度过的。不过现在想起来,我总觉得他还有别的目的,有什么原因促使他做出了这个决定,我问他好多次,可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高考结束,我和亮子都考上了省大中文系,程超考上了一所警察学校,看样子要子承父业了,小峰考上了省内一所理工大学,好在都在一个城市,只有程超孤零零地漂泊在另一个城市,只有寒暑假见面了。

  说起高考,我也得感谢亮子。那时的高考已经是标准卷答题了,而且还分了A、B两卷。

  看考场的时候,我的考号是1号,亮子是7号,我的座位是靠南墙的第一个位子,我这一排是六行,亮子的位子在中间偏南的第一张桌子,不知道是不是幸运之神光临了我,中间两排桌子是7行,也就是说我和亮子错开了一个桌位,大大增加了我作弊的机会。

  对别的科目来说,我没有任何问题,什么语文、数学、政治、历史等等,惟独英语奇惨,高中三年,英语最好的成绩是61分,其余全都是不及格。看完考场,我就兴奋的不得了,亮子知道我的英语太差,如果不是这样,我的成绩和他也不会差的太多。

  到了考试的时候,凭借我超强的视力,再加上亮子的配合,我高考的英语成绩竟然达到了83分,另通知书的时候,看到这个成绩,我的英语老师惊的嘴都合不上了,直说不可思议,怎么可能呢,你是怎么蒙上的!

  本来想在五一贴出,没想到整个长假我根本无法登陆羔羊和情海,好在这两天恢复正常,赶紧贴出。

  《仕途官道》我不打算写了,原因竟然是我在放假期间,就在我家楼下的书店里发现了我写的《仕途官道》,心情甚是郁闷也很复杂,总之我是不打算再把它继续了,在这说声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