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另类  »  马子爬墙我来推

我马子莉莉,一般漂亮,形象点描述不太会,许多人都说她像范冰冰,我觉得说这话的都他妈2b,就范冰冰那货色也可以和我马子比?大家将就下吧,就范冰冰比较实在点,毕竟中国美女海了去。

  莉莉身高一米六三,配我稍矮,皮肤奶白,ole沐浴乳那颜色,奶子不大,胜在够挺,腿还可以,屁股也多肉,写到这里我特意竖三指起誓:可能描述有点不够具体,其他皆属实。

  言归正传,那年在东莞樟木头一家模具厂实习,刚去的一个月里我就急吼吼地到处找鸡婆来屌,大家别不信,樟木头那地方颓废啊,号称「至yeah!小香港,「深圳人的后花园,离香港据说也就二十分钟车程来的还是深圳的说?

  这我就记不清楚了,总之那地方二奶啊,鸡婆啊,富婆啊,鸭子啊,人妖啊····太多了,去玩过的人就知道爷们不骗人。

  樟木头色情业发达是一回事,素质之高才是另一回事,毕竟像我这种打炮如吃饭般平常的男人也不会一到那里就没了魂儿,说实话,刚去那阵子老觉得眼花。

  为啥?都他妈给美女闪花了!

  潇洒的日子不好过啊,去没多久就砸进去不少银子,后来实在无法混了就只想找个固定的马子来打炮。

  莉莉也是来实习的,不过她是从成都那边来的,可能她家乡山水好,把她奶的很有营养,也就是前头介绍的:她漂亮。

  追她的过程就不说了,一是复杂,牵扯到的人和事较多;二是没必要,大家知道结果就行,因为刺激的在后面。

  把屌放进莉莉的屄后,我那个开心劲就跟捡了个宝一样,当即就搬出校舍,和她在外头租房子。

  樟木头那地方地贵啊,别看人家也就一个镇,其经济实力比一般的市级城市还恶性!我那时也没多少钱,就只租了个单间。就是单元房里的一个独立小套间。

  同在这单元房里的另外有两家。这形式就像三家人一起合租套房子那样。

  嘿嘿,故事到这里算是正式开始·····

  房客里头,一家是做夜点买卖的,就是通宵摆夜摊的生计,在那里住了大半年才打过一次照面,这里略过不表。另一家住了个单身汉,二十七八的样子,个矮,样貌普通兼猥琐,其身份是退伍老兵,当时正在给当地公安局当司机,也就一跑腿的活。

  这些都是租房时那位收租婆给讲的,后来我才知道那家伙叫阿明。

  莉莉什么都好,就是小姐脾气大,嫌这嫌那的,一开始还不大乐意和我窝在那小单间里头同居,后来被爷们板正后,狠狠地捅了一炮,她直接就跪了!呃,跪是屈服的意思。这男人要是有本事,可不怕娘们上房揭瓦的,嘿嘿····入住的第一天很累,光添置日用品和清理房间就整得两人差点瘫痪。话说这劳动后的果实是甜美的,看着略显简陋却又温馨的小窝,那快乐啊,麻麻滴直往心里头暖去,那天夜里特生猛,活活把莉莉摆来摆去的给整了一个多小时。

  事情的起因就这么来的,这一顿操下去,隔壁的阿明就浮出来了。

  回说我们办完事后,那个汗哪,刷刷地往外喷,在南方呆过的朋友应该知道那地方十一月份还热得跟蒸笼似的,洗了个澡吹风扇还是对那闷热无解,后来实在无法,只得爬到窗户往外延伸的铁窗上纳凉。这铁窗的构架大家应该见过,就是放盆栽的地方,对,就坐那了。

  时值晚上十一点多,估计是那时间段,反正是很夜了。

  坐那上面还是挺凉快的,街道就在下面,来来往往的都是风。

  「兄弟刚来的吗?

  我寻声望去才发现隔壁延伸出来的铁窗上也坐了一人,灰蒙蒙的光线下看不太清,光着膀子穿条四角短裤,一手啤酒一手烟的。

  他就是阿明,这也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他这人很健谈,说难听点就是很会吹,属于满嘴跑火车的那种,加上他来樟木头久了,一些当地的风景礼俗和人情世故样样都侃得上道道。

  我这人最见不得能侃的,当时就和他扛上了,也天南海北的乱吹一通。这男人间的情谊也就这么简单,说着说着大伙好像都快要称兄道弟了,其实也真那样了,我叫他『明哥』,他叫我『强仔』。

  这声喊下去后,聊得愈加火爆,加上我性子猛也不忌讳啥的,聊着聊着就到了女人身上,这里问个问题:男人不聊女人还能聊什么?

  「你条女叫得很骚哦,强仔就是强啊!聊开后,阿明如是说了一句。

  「那自然,不骚的我不干,刚才真不好意思啊,吵到明哥了。睡尼瑪逼,起來擼我望了眼在玩电脑的莉莉,她也听见了我说她,回头瞪了我一眼,风情万种。

  也许阿明是痒了,借口送啤酒给我喝的当儿,窜过门来。

  其实剧情也那样了,阿明见到了莉莉,第一次见面起码就往她身上偷瞄了数十次。现在想想,那晚她应该是穿件红色的小背心配短裤,具体有没有穿bra就没多少印象了,反正刚洗完澡的她水灵灵的充满了嫩的诱惑。

  与阿明不同,莉莉对他的印象糟糕透了,满嘴的鄙视兼不屑,一是阿明笑起来猥琐,个矮。通常女生见矮个的男人就没有多少认同感了;其次阿明吹过头了,给人不真实不实际的感觉。

  总的评价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嘛!我们和阿明的缘分算是结下了。

  平时晚上没事,他就经常过来窜门,一开始我很烦他,萍水相逢的交情,你他妈老来我『家』干屌啊?

  莉莉就更不用说了,从来就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话,完全爱理不理的那种。

  无奈何,这家伙脸皮实在是厚,硬是风雨无阻的窜来,加之他为人挺大方热情的,慢慢的我们也当他有存在了。

  其实我们确实是受了他不少好处,比如他会开车带我们逛景啊,帮忙带饭盒啊什么的,关系有深一层的突破在于看a片。

  一次打炮前的调情,我和莉莉躺在床上互摸着看a片,那位大哥好死不死的就在门外敲门了,说是睡不着要来喝酒。当时莉莉就抓狂了,因为她已经准备着好好受我一顿屌,现在被硬生生的掐着,能不抓狂吗?

  我也气啊,想想还是给他开门了,虽然莉莉叫我别理他。

  阿明进来了,像往常一样的扯着我聊,虎虎生风的架势。

  莉莉是开放的女人,不,应该是奔放,她的情史中出现过的男人用十根手指头是掰不过来的。那晚上也许给气到了,她看她的a片,也不理会我们聊天。

  那『咦咦哦哦』的呻吟没添到什么乱,倒是令阿明更兴奋了,各位应该无语,天下间确实有那种无耻的男人,我是一个,阿明是另一个。莉莉的意思很明白,我们在看a片,等下要做爱,识相的快滚。而他能强悍到在莉莉的变相『逐客令』下,依旧桃花处处开····「你们后生仔就是会玩啊,一边看片一边做。阿明嘴里粘油,说出来的话黏得要死。他这种类型的人,就是天生能把到好肉的那种。

  我还没回话,莉莉却开口了:「这有什么,我朋友还玩自拍贴到网上去呢。当时的莉莉纯属炫耀般地鄙视,在她眼中阿明就是个乡巴佬,土得要死,其实她没有发觉到阿明和我是属于本质上相同的狼,当然,我的相貌气质给予了我一层羊皮。

  接下来的话题很有亢奋性,都是时下比较黄的语言,看着阿明挑逗着莉莉风骚地炫耀辉煌的性经验一如我初始的做法,我乐了。说实话我不吃醋,没啥醋好吃的,毕竟我的女人我有把握。

  阿明走后,莉莉得意地说了一句:「终于让那乡巴佬见识到什么才是潮流了!我二话不说,就把她腿给掰开了,一捅进去才发觉她的屄里头早已滑腻不堪。

  那晚她叫得特别大声,怕阿明听不见的样子,其实又何必呢,他可是夜夜都蹲在那里听啊!

  出于我的认知,阿明想干我马子想疯了,不然他也不会想法子诳我去打炮。

  风月上的事情我们一早就彼此熟悉,当他提议要请我去肏个极品女人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拒绝的欲望。这种事情遇得多了,我初中的时候就经常和朋友们相约而去,所以我也没别的想法,大不了请回他就是。

  那天晚上,托了个借口我就和阿明去了。

  洗浴中心的名字就记不太清楚了,因为我去那种地方实在太多了,以至于经常搞不清楚地名。总之还可以就是,装修也比较高档,阿明介绍的那个鸡婆不错,是洗浴中心的头牌之一,其间享受全套服务,冰火,漫游,毒龙,连脚丫都被舔了。如阿明所言,确属极品范畴,我一连在她口中爆了两次。无它,这鸡婆的口活实在太好了,连传说中的深喉都会,第一次没扛过十分钟就射了,第二次猛一点,玩了差不多一小时才射,本来想射她屁眼里头的,想想不如射她嘴里的好,就又享受了一次那诡异的深喉。

  也不知道阿明是否面授机宜过,这叫小桃红的鸡婆太缠绵了,使出浑身解数的讨好我,令我有种帝王般的主宰快感。

  回头望月时,常思念鸡婆小桃红,害得我操莉莉都不带劲了,相对于那极品的技术活来说,莉莉那娴熟的性经验就不过尔尔了。

  ------------------------------------

  本文很乱,感谢楼上三位看完,颠三倒四的就不说了,我会尽量把它写得正常一点的,希望大家能看明白。由于哥们打酱油的足迹遍布小半个中国,行文中多混有各地土话方言俚语网络词等,大家勉强将就则个吧,毕竟哥们属下里巴人,木有小资的情调。特意补充一点,如果有人说我装逼的话,哥们会躲在角落里头嘿嘿两声,不解释。

  比较正常的来啦,接上:

  那天在回家的路上阿明问我感觉如何,玩得开不开心。我说不错。其实也真不错,我晓得在樟木头那地方的档次较高,价钱起码得上千。

  阿明兴头很足,一路上都在夸那些女人如何如何的好啊,听得我又鸡巴肿了。

  联想起刚刚享受过的极品鸡婆,恨不得叫他掉头再玩一遍。不过我对樟木头这边风月场所的认识真比不过阿明,反正我是有点佩服这个臭味相投的好汉了。

  聊着聊着阿明就把话题扯到了莉莉身上,问道:「你条女技术怎样啊?靠,一听就知道他是故意问的。

  「那当然没得比啦!毕竟是良家嘛,我调教不来就是。「怎么会啊,我都培养出几个不错的了,你还会比我差?他指的是鸡婆,他不仅是给公安局开车的,连着帮势力大的鸡头挖墙角,以他的背景,嫖娼只要给鸡婆费用就行。这也是他吹的,我照他原话写出来,这点我可以立起四根手指起誓担保。

  「哪有那心情,累都累死啊!

  「呵呵,你要是怕累,兄弟倒是愿意代劳啊!「靠,兄弟是这么说话的吗?我笑骂着推搡了他一下。

  「呵呵,没办法啊,莉莉那么漂亮,天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我不冲动还算是男人吗?这话我爱听,泡马子不泡个漂亮的就会少了这么点成就感。

  「别瞎说,明哥你上过的漂亮女人那么多难道还会差她一个?!「呵呵,得不到的东西总是最好的嘛!我深有同感地道:「确实啊,以前没搞到她的时候老觉得一见她就鸡巴硬得不行,现在嘛,倒真没觉得什么了。「屌!你这不损我吗?要不你把莉莉给我玩一次?当时听到这句我心头就有点火,见他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的样子,我估计他心里头很是期待。

  我冷淡地回了一句:「朋友妻不可欺啊。

  阿明也听出了点苗头,随笑着收话道:「呵呵,别那么较真啊,我开玩笑的。我也感觉有点过了,补了一句玩笑话道:「朋友妻别客气嘛,我早知道你是那种人了,哈哈!「哈哈,不过话说回来,我还真想摸摸莉莉的奶子。我知道他还不死心,在变着法子向我暗示。

  「摸奶子不太现实啊,要看还是没问题的!

  「啊?不是开玩笑吧兄弟?阿明很诧异地问道。

  「这有什么,哪天我跟莉莉说玩自拍,到时候请你过来拍不就有得看了吗?「哈哈,强仔你还挺会玩的,唉,年轻真好!阿明赞了一句,小眼睛里尽是笑意。

  话是这么说,可我心里头却也没底,毕竟莉莉讨厌阿明讨厌得要死,这思想工作的分量可不轻。

  「明哥,我这边没问题的,就是莉莉那边有点难。「没事没事,只要你有那心意就行,哥懂得。阿明很醒目,话点到重点他就明白了。

  这是第一次阿明在我面前提及屌莉莉的事,那天在车上除了这话题外其他不说也罢。

  在这里说明一下,我这人好面子,被阿明请过一次后,按道理我该回请他一次,可是那阵子缺钱,况且他也没有那心愿。我猜他请我的目的是想屌莉莉,果然在车上他就露出了尾巴,两人话赶话的就有了玩自拍的一出。我打的算盘最多给他看看摸摸,真要屌的话,那可没门。他聪明我也不傻,一个鸡婆就想换我马子?想都别想!

  我这人比较生猛,自拍那档子事真的无所谓,这样说吧,我的理想是a片男主,大家现在应该理解我的想法了吧?

  回说莉莉那边,她一听玩自拍,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我亏待她了,让她等了那么久才说这话。

  但是她要求是不可以拍到脸,类似于写真类露点图,否决了拍片子的提议,当然更别说让阿明来给我们拍片了。

  结果令我很懊恼,无论我怎么游说都不行,莉莉就是一句话:阿明他太恶心了。

  恶心吗?一些漂亮女人就是喜欢肤浅的以男人的外表装扮来作为评价一个男人的标准。

  要不是我一身的名牌行头,要不是我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都是高档货,要不是我在她身上砸了那么多钱,她会怎么评价我?

  总之,她说的那句话让我火了,一连几天都不碰她。

  与我的意闷不同,阿明在得到莉莉的露点图后,兴奋得直拍我,他的劲不小,把我肩膀都拍痛了。他是有心眼的人,只字不提拍片的事,反而很聪明的在我和莉莉冷战的那几天内少露面,来了也仅仅呆一会就走,感觉他像来望风的一般。

  莉莉很傲,没有低头的习惯,可我憋不住了,家里头放着美女不操,那可是对不起上帝的罪过啊。我没坚持住,逮住机会狠狠地把她给肏翻了一回。

  接下来的日子里表面上我和莉莉重归于好,大家都当没事儿一般,其实她还是跪了,为啥?因为她舍不得我啊。

  后来她跟我解释道:现在拍片子不安全,有马赛克也会被人破解的。

  她的担心不是多余,毕竟在中国可是靠面子才能活得更好的,我也退了一步道:大家拍片子留念玩,不发到网上。

  莉莉沉默了,估计是心理障碍,她给阿明恶心到了。

  这事揭过,我也没再提拍片的事儿,阿明那边我也有照片交待,大家算扯平,谁都不欠谁。

  我记得在那段时间里头,我一直在煎熬。确切点说就是我被小桃红那狐狸精给迷住了,整天都想着她的小嘴,那可是深喉啊,神仙级别的享受。像我这样的凡人试过一次后,就飘飘欲仙了。

  钱的方面还是比较紧张的,反正就是无福消受美人恩啦。虽然有试过调教莉莉,可是口活这东西似乎也有着天赋上的差异,莉莉被我一深顶就受不了,唉,郁闷啊。

  阿明自从得了莉莉的露点图后,很是满足了一阵,经常说要带我去打炮,虽然不知道他是出于真心的感谢还是其他的目的,但是我懂得无功不受禄这词,心里头就算再痒,我也没去玩的念头。

  无事献殷勤,非奸既盗嘛!好好的你巴结我干嘛?我估计阿明是在打莉莉的主意多点,也不是说我不舍得莉莉,只要她愿意还好说,但她已经摆明了立场,我有心想大家都好,可也不敢随意的触怒她的逆鳞。到时要真把莉莉惹怒了,一拍两散的结局绝对于我不利,所以我犯不着冒险去玩个鸡婆,毕竟像莉莉这种级别的长期肉票也不是随随便便都能搞上的。

  大概到十一月底的时候,阿明像往常一样的来我们这边窜门。

  话说也巧,我打机打到歪脖子了,玩过星际的朋友应该知道,两军对战时那激烈的厮杀有多么的揪心,往往一场比赛下来,得十几二十分钟一动不动,等打完活动手脚的时候,全身上下的骨头衔接处就会好一阵响。

  那天很衰,玩了一晚上的对战后很意外的给伤到脖子了,阿明进来的时候,我正躺在莉莉的腿上呻吟呢。他见我一脸痛苦的样子就问道:「强仔你给人打啦?「操!谁敢打老子!我这是给扭到脖子了。我斜着眼睛向上看,见到阿明走了过来。

  「来,我给你看看!阿明伸了只手过来:「是这里吗?「哟嗬!哥吖,轻点!这家伙一手按在了莉莉刚按的地方,甫一接近我就闻到了熏烧的烟味,一把冲淡了莉莉身上的香味儿。

  「你怎么搞的啊?

  我没好气地抱怨了一遍,说话间感觉脖颈处火辣辣的酸麻,刚刚一动就痛毙的那条筋似乎给捏活了。

  「哎,你先别动,还没好呢!

  阿明一见我有动作忙出声制止。

  「明哥啊,你还会这手活啊,吼,过瘾啊!

  这男人的手比起女人可大了不少的劲道,也不知道他怎么搞的,反正挺舒服就是。

  「你得多跟明哥学学啊,将来伺候老子用得着。我用手拍拍莉莉的臀道。

  「伺候你?你怎么不伺候我啊?再说了,我可没那么大劲,刚才捏得我手酸死了。莉莉是小姐的脾性,没事就喜欢和我犟着。

  阿明一听就乐了:「呵呵,你们一家人谁伺候谁还不都一样。「是啊,你就该多学学。莉莉一指点在了我腰眼上,我怕痒,当即就扭了起来。

  「别乱动,会伤到的!急促而有力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赶紧固定住身子。

  「呼,人的脖子最脆弱了,别不当一回事啊!刚刚撤走的力道重新覆盖住了我伤患的部位,我有点纳闷道:「明哥,你真会这活啊?「嘿嘿,那当然!阿明说完这句就缄默了,莉莉估计被阿明一吼也没什么心情戏耍了,待到阿明按摩完后,她立即就抽身下床。而我也没能多躺在她的腿上多享受一会。

  下床扭扭脖子,发觉效果挺不错的,我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丢给阿明:「来,谢你的!莉莉恶心阿明我是最清楚的,由于我的缘故也没敢发作,就是板起脸孔一句不搭的在玩电脑。阿明也看出了她此刻的不善,嬉皮笑脸的也没当回事,接过烟笑道:「不客气。冲着莉莉的背影,我朝阿明摇摇头,那意思表示我也很无奈啊。

  阿明哈哈笑着在我肩膀上捶了一拳道:「没事。我和阿明相视一笑,就着他带过来的啤酒侃了起来。

  「明哥,你那手活不像瞎搞的啊?酒过半瓶,我把心中的好奇问了出来。

  「呵呵,是练过一点。阿明这次没有多说,这与他喜欢吹牛的脾性不太对,而且从认识他到现在他对这方面确实保留得点滴不漏,至少我是刚知道他会这手推拿的。

  「明哥啊,推拿能不能治胃病?这话不是瞎问,好的中医确实有推拿治病的一说,从刚才他出手的事实来看,我真好奇了才忍不住拿话坑他。

  阿明一听就皱起了眉头,略一沉吟后笑道:「胃属寒,肾走水,寒水相继·····理论上是可以治的。我有种被忽悠的感觉,特别是他朝我眨眼睛的样子忒让我费解,他在暗示什么啊?眨毛眨!

  「喂,听到没?你那毛病可以治了!我回头捅了捅莉莉的屁股。

  「你才毛病呢!莉莉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她的眼睛依旧盯着电脑里头的qq对话框。

  「哎,莉莉有胃病?

  阿明趁机问了一句,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表示关心,我应道:「也不算,就是偶尔会痛,可能是经常不吃早餐的缘故。「哦,这小事,推拿几次就好。很平淡的语气,不过阿明一说完就朝我猛打眼色。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于是顺着他的意思道:「真有那么神奇?「那当然,按摩这门学问可深得很,我也就懂一点皮毛。是人都听出他的谦虚有多假啦,我故意说道:「明哥,就你露的那一手不是挺厉害的吗?莉莉搞半天还不如你那几下来得痛快啊?「呵呵,那个简单,来,喝酒!不知为何,阿明又故意把问题扯开了。

  欲擒故纵吗?我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难道他想帮莉莉推拿,然后趁机揩油?

  熬到莉莉去冲凉的时候,我忍不住开门见山地问他:「明哥,你到底有什么打算啊?「嘿嘿,便宜你小子了,我教你手推拿的手法,到时你帮莉莉搞就行,真蠢啊,我早点想到这办法就好了!他的计划很简单,就是让莉莉相信他真会那一手,然后再找机会帮她推拿一次。我很醒目地立下了君子协定;管摸不管屌!

  至今我还记得那手法,具体是不是真会治胃病,那得两说,反正那晚上我帮莉莉按摩完,她就像饥渴的猎豹般跨我身上了。

  ``````````````````````````````````````````感觉红心少了,现照搬70红心的说来旺旺自己,如下:喜欢这篇故事的坛友,请不吝您的手指帮在下轻点一下红心,在下将不胜感激;如果还能跟帖写下您对本文的评论,在下更是感激之至!

  --------------------

  接上:

  「感觉怎样啊?我一边揪起莉莉的头发,一边不忘胯下的挺动。

  「爽,啊,好爽!喔,哦,噢,嚄!

  我好不容易才从支离破碎的呻吟中分辨出『好爽』两个字。

  「操!你叫得这么骚谁不知道你爽啊?我问你我推拿怎么样了!莉莉不吱声了,在我示威性的一通乱屌下,她仿若散架般的四肢全趴在床上,嘴里咦咦哦哦地哼个不停,唯独高高拱起雪白的翘臀来迎接着我暴力的冲撞。原本光滑如玉的白皙背部也因身体内燃烧的欲望而渍密出一层蚂蚁大小的白毛汗。

  莉莉的小屄相对于其他我玩过的女人来说,有个很明显的特点,就是会不断的蠕动,吸卷。插入她屄内的肉屌被卷着往里吸的快感实在是妙不可言的,尤其是在高潮前更甚。

  我没顶住这一波诡异的吸啜,一下跨坐上她的大腿,掰开那对弹性十足的肉臀就往中间沟壑处最丰腴的桃形细缝深深地锄了进去。

  在「噗噗噗!连续不断的抽插声夹杂着更清脆的肉体撞击声中,莉莉高潮了,随着她呜咽般地哀鸣,剧烈蹦紧的小屄像是握紧的拳头般狠狠地搅榨着我最瘙痒的屌头,我一哆嗦,憋了个把小时的浓精随即酣畅淋漓的激喷而出。

  一波一波浪潮般的酥麻积聚到龟头的马眼处,爽得我直打摆子!

  什么叫征服感?

  不是身下扭曲抽搐的身体。而是看着羸弱娇柔的莉莉一脸不甘地把杜蕾斯里的精液全部咽进嘴里··「完了哦!莉莉朝我张开了嫣红的小嘴,随着舌头的左右拉动,我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精腥味。

  「好恶心诶!我半是开玩笑地逗她。

  「哼!还好意思说?!就是要恶心死你!下个礼拜的衣服全部你洗!莉莉狠狠瞪了我一眼,遂跑去卫生间清洗。

  呃···征服感来自于痛苦的代价!

  望着那摇曳生姿的丰臀,我不禁有点飘飘然了。

  就我上过的那些女人,没有哪一个有比莉莉来得傲的,小姐脾性就不说了,就连吞精都要跟老子讨价还价。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喜欢她勉勉强强的那副反抗而又屈从的骚样,也许我还真有那么点小邪恶。

  能把到莉莉,也算是一种幸运吧,其实我蛮喜欢她的,我不否认我主要是看上她的face和身材,但是她的聪明伶俐,活泼好动,以及偶尔恶作剧的小恶魔样也都令我心跳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