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另类  »  我的爱情在哪里

我粗重的喘息着,下体传来的快感不断的刺激着我的欲望。我探下手搂住紫艾的头,拽着她的头发,来回的在我的身下移动。

  紫艾熟练的用嘴为我服务着,时不常还顽皮的用舌头舔着我阴茎的尖端,把我龟头上流出点点白液舔弄干净。我的阴茎沾满了紫艾的口水,在灯光下有些熠熠发光。

  和紫艾交往已经三个多月了,不过这是我头一次带她来我家里。就因为这件事情,也不知道被她埋怨了多少回。她总是责备我不肯完全打开自己的心扉接受她。在熟悉了三个月后,我终于下定决心,把她带来,准备让她接受我的故事,接受我以前的一切一切。

  哎呀」一阵轻微的疼痛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我有些恼怒的看着紫艾,用责备的眼神问她为什么要用牙齿那么用力的咬我。紫艾并没有回答我,依然将我的阴茎含在嘴里,舌尖在马眼上灵巧的挑逗着。一边舔着,一边还用顽皮的眼神看着我,秀气的小鼻子也筋了起来,仿佛是在责怪我刚才的走神。

  对于她孩子般的举动,我有点哭笑不得。可爱的紫艾,总是叫我拿她没有办法,不过我喜欢这种宠爱别人的感觉。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生平第一次敞开心扉,把一个女孩子带到自己家中。

  其实紫艾对我也真的是很好,为了我高兴,她做出了许多自己极不愿意做的事情,包括为我口交这个以前她认为是一件极其肮脏的行为。说真的,每次看见她在为我口交时似乎有些为难的表情,我总是有一些内疚和感动的情绪在里面。

  噢……」我轻轻的呻吟了一声,从阴茎传来的强烈刺激又一次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胯下的紫艾吮吸的速度和力量开始越来越快,每次她的嘴唇摩擦到我龟头后面凹槽的时候,都带着我的身体发出一阵剧烈的颤抖。

  啊,舒服,宝宝你弄的我真的……是很舒服。噢……就这样……」我畅快的喊叫着,紫艾听到我的赞扬,吸食的更加卖力了,渐渐的,一种要射精的感觉从小腹一直移到阴茎,我似乎能感觉到大量的精液已经在睾丸处开始涌动了。我再也抑制不住这种冲动的快感,赶紧收缩臀部,准备把阴茎抽出来,好对准她的胸部射精。

  可是紫艾突然紧紧的含住它,似乎不肯让那个要爆发的东西离开她的嘴里。

  这个举动让我愈发的兴奋了,因为她从来不肯让我把精液射到她嘴里,她说那种味道她接受不了。可今天她似乎很高兴——我终于带她来到我家了,有些报答似的想让我更舒服一些。

  我再也把持不住了,一股浓浓的精液如同火山迸发一般喷射出来。连续的喷射甚至让我有一种眩晕的感觉。

  在我射干净以后,紫艾皱着眉头,勉强的把我射出来的东西都吞下去。我感动的抚摸着她娇嫩的脸颊,她似乎也能感觉到我这种深情,我们默默的对视着,半晌都没有言语……宁,」说爱我,说你爱我。」紫艾突然对我柔声说道。

  我爱你。」我从前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说这三个字的,可是就在刚才,瞬间的感动却让我对着紫艾说它出来了。

  紫艾痴痴的看着我,眼中似乎有泪光在缓缓流动。

  我也爱你,我们以后要永远相爱,生生世世的永远相爱。」她似乎要向全世界大声的宣布。口中的语气是那么坚决。

  我们就这样紧紧的搂在一起,彼此感受着对方的心跳和体温,谁都不愿意放开。半晌,我回过神来,轻轻的拍了拍紫艾的后背。

  好了,宝宝。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恩。」她乖巧的放开手,快点哦,我饿了,呵呵!」我疼爱的在她脸上掐了一把,小谗猫,就知道吃,不过我做的东西可很难吃的哦。」不会了,宁做的饭,一定是全世界最好吃的。」紫艾眨着一对水灵的大眼睛,大声的对我说。

  马屁精。」我爱怜的拍了拍她,转身去厨房了。

  当我托着饭菜从厨房走出来的时候,紫艾正拿着一张相片在仔细的端详。一旁,www.niqupa.com床头柜的抽屉正斜斜的张开着。

  她是谁?」紫艾用手指着相片上的女人,好奇的问着,脸上的表情已经开始凝重起来。

  我的心一下子紧张起来,我还没有准备这么快就把事情说出来。

  宝宝你听我说,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们能不要再提吗?」我有些着急的回答着。

  听见我的回答,紫艾的表情明显轻松了许多。哦!宁,那她一定是你的前任女朋友了,长的好漂亮欧。」恩……」我含糊着应着,有些不愿意再把这个话题进行下去。

  也许是没有得到肯定的答案吧,紫艾摇着我的脑袋撒娇的问道:好宁宁,告诉我嘛,她到底是谁,你知道,女人的好奇心是很大的哦。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妒忌的,真的,我保证」。

  我无奈的看着她,这个有些孩子气的小女生总是叫我拿她没有办法。

  考虑了半晌,我长叹了一口气,有些事情还是早晚要面对的。也许这个女人就是我终生要疼爱的人,我不可能瞒她一辈子,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我定了定心,抿着嘴唇犹豫了半天,断断续续的把照片上那个女人的事情完整的说了出来。

  我已经做好了一切糟糕的准备,可是我还是没有想到紫艾的反应会这么大。

  在我说完的一刹那,紫艾象被鬼惊吓到一样,用最快的速度套上衣服,逃命似的跑出我的房子。这个十分钟以前还山盟海誓的对我说要爱我生生世世的女人在十秒中就消失了。从此没有任何消息,她更换了手机号码,关闭了QQ和信箱,甚至卖掉了自己的房子。

  我从未想过她居然会这么绝意的对待我。我伤心的四处找她,我不相信一个答案会让她如此绝情。可我失望了,女人的翻脸无情和她们的好奇心一样可怕,在四处寻觅没有结果之后。我终于死心了,我知道和她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这一辈子都是不可能的了。

  我开始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公司上面,男人总是要以事业为重,不是吗?

  在我近似于拼命的努力下,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在这个城市里,我也算上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富翁了,可是钞票给我带来的优裕生活并没有改变我灰暗的心情。我依旧卖力的工作着,也只有这种忙碌才会让我忘记那些伤心的往事……***    ***    ***    ***我叹息了一声,心情烦乱的看着手中的计划书。虽然这次业务有可能给我带来几百万的收入,可是我实在没有信心接下来。因为对方公司经理是一个女人,当然,这不是重点,重要的是她是一个长的极象紫艾的女人,每次看见她总会让我的思绪混乱复杂,本来都准备好的东西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也许放弃是最好的选择吧,我在心中无奈的感慨着。

  邦邦邦」一阵敲门声从外面传来。

  这么晚了,公司员工不是都下班了吗?还有谁来呢,我疑虑的想。

  请进。」我对着门口,喊了一声。

  静茹手里拿着一杯咖啡从外面走进来。宁,已经很晚了,别这么拼命了,身体要紧。」她的声音总是那么温柔,而且有一种异样的情愫在里面。

  静茹是我的秘书,也是我新的女朋友,温柔的她对我的照顾几乎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只是我一直不敢把全部的爱都投入到这段新感情中,我已经没有信心再一次面对失败了。因为我的过去……温柔的静茹接受它吗?

  乖,你先回去吧,我还得考虑明天的业务要怎么做呢,唉,你也知道,不好谈呀」!我看着静茹,悄声对他说。

  没事的,就让我就在这里陪你好吗?,我保证不会打扰你的」。她微笑的说着,而且,要是」宁忙的太晚的话,我还可以给你弄点夜宵,空着肚子干活是很伤身体的呦」!

  我感动的看着静茹,她总是这样默默的为我付出着,从来也不要什么回报。

  我放下手中的案本,轻轻的把静茹拉了过来,让她坐在我腿上。

  静茹很温顺的靠了过来,把手环在我脖子上。左手在我的发稍上摸索着,口中的气息把我后颈吹拂的痒痒的。

  我突然觉得很想和静茹做爱,最近一段时间光顾着忙碌公司的业务了,也许真的是有些冷落她了。我轻轻的把唇贴在她嘴上,一只手开始有些着急的拨开她的衣扣。

  别,别在这里好吗?我,我觉得好别扭呀!我们去你家吧,我还从来没有去过呢!」静茹发觉的我的冲动,在我怀中低声的哀求着。

  我明白她话里的含义,她在隐约暗示我,希望我们能把关系定下来。毕竟,已经交往了一个多月的我们,每次做爱都是在她家或者宾馆里。这种关系可以说更像是在偷情,而不像一对恋人!

  我在心理挣扎了一会,也许是应该重新投入到一段新的感情中了。人不能总是活在过去。何况,我感觉到温柔的静茹对我的深深爱意。我只是在心里猜疑,又没有尝试着对她坦白,怎么知道她一定会介意那段往事呢?

  好的,走吧。」我微笑的对她说。看着静茹红晕的面颊,已经能感觉到她心中的喜悦之情了……到了家以后,我迅速的抱着她的双腿,在她的惊叫声中把她抗到床上。分开她粉嫩的大腿,将头钻入她灰色的短裙中,用嘴唇不停的亲吻她大腿内侧光滑的肌肤。

  宁,宁……」她叫着我的名字,手指在我发间捋顺着,明显也是有一些情动了!

  积攒了很长时间的欲火瞬间就爆发了,我快速的褪去自己和静茹的衣服,伏在她身上,没有任何前奏的就把阴茎顶了进去。

  也许是太急了吧,静茹的阴道还没有分泌出太多的爱液,阴茎插入的时候感觉涩涩的,顶到一半就觉得蹭的阴茎有些发疼。但是满身的欲火促使我继续向前深入,只想把它发泄出来。

  啊……」静茹疼痛的喊了一声,宁,慢一点好吗?有点疼。」她在我身下可怜的哀求着。

  我猛然醒悟过来-自己太着急了,却完全没有顾虑静茹的感受。我缓缓的把龟头在她小阴唇里转动者,这种性器官之间的摩擦让我们都舒畅的呻吟起来。

  渐渐的,她分泌的爱液多了起来,我感觉火候已经可以了,便一耸身,将整个东西顶了进去,强烈的快感让我急速的在她阴道中抽送着。我的阴茎像一个打桩机一样上下运动着,在大量的爱液的帮助下,插入静茹身体里的东西如丝般光滑。她的臀部对我每一次的冲刺做出相应的配合,这种柔美的做爱让我们都陶醉在其中。

  我如饥似渴的紧紧搂着她,阴茎在下面不断的进进出出。静茹的双腿环绕在我的腰上,及时的回应着我每次强而有力的抽插,在她温柔的帮助下,很快的,我就到达了兴奋的顶点。

  茹……我快了……」我喘息着在上面哼着,紧接着,抽送在她阴道里的肉棍越挺越直。随后,一股股暖暖的白色精液剧烈的喷射出来。洋溢全身的快感让我痉挛的抽搐不止……高潮慢慢的消散了,我的理智也慢慢的回复过来。我看着身下的静茹,我在她耳边缓缓的说:茹,我爱你。」虽然已经是第二次对别的女人说这三个字了,可是我能感觉到我已经把我所有的真情都投入到里面了。

  静茹半晌没有说什么,两滴晶莹的眼泪从眼角慢慢滑落……你知道吗?」她泣声的说:我等这句话等的好苦啊,宁,我也爱你,我不要求我们能海枯石烂,我只要求我们会白头偕老。你知道吗?我能感觉你有很多心事,把它说出来好吗?」我在心理犹豫了好久,慢慢的把有些混乱的思绪组织清楚,然后,对她说:

  茹,你先把床边抽屉打开,把里面的照片拿出来。」静茹拿出了照片,她有些疑虑的看着上面的那个女人。

  这是你以前的女朋友吗?长的好漂亮呀!」

  听了她的话,我心里有些不详的预感,她的话和紫艾的话有些惊人的相似,她也会和紫艾一样吗?

  我鼓了半天的勇气,把照片上的女人的故事说给了静茹听。

  我从未想过温柔的静茹会有这么慌乱的时候,她在任何局面下都显得那么贤淑大方。可是她在听了我的话以后,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以前,就跑出了我的房间。整个过程快速的让我无所适从。

  我看着静茹离去的背影,我知道,我又一次失去我的爱情了,这个五分钟之前信誓旦旦的说要和我白头偕老的女人在五秒之内就这么离去了。

  我苦笑着拾起地上的相片,看着上面那个笑容怪异的女人。我愤怒的对她喊着: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难道我以后的生活就这样要一直被你控制吗?」照片上的女人依旧是那种怪异的微笑,仿佛在嘲笑我的无知和幼稚。

  我发泄了许久,又把照片放到抽屉了。虽然它赶走了我两段感情,可是我仍然不能毁灭它,毕竟,这是那个女人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东西了。

  在那晚以后,我再也没有看见静茹,也许女人躲藏的工夫和她们的绝情一样的恐怖吧。我没有再去寻找她,毕竟,该属于你的,你自然会得到,不该属于你的,强求也没有用,不是吗?

  ***    ***    ***    ***我完全自暴自弃了,既然我的爱情没有了,我又何必再苦苦寻觅呢。

  从那一天开始,城市里所有的pub 都留下我的身影,和我留下一夜情的女人多的无法计算。也许,这样的生活才是属于我的吧。

  一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傍边赤裸的女人正好奇的看着我抽屉里的相片。

  看见我醒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我说:你的抽屉没有关,我发现里面的照片就拿起来看看。」我毫不在意的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什么。

  她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我。

  这是你的女朋友吗?长的好漂亮呀。」

  历史惊人的相似,同样的语言又一次出现了,只是我没有再慌乱和犹豫,我轻松的对她说:她不是我的女朋友,她就是我——变性以前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