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另类  »  错位的轨迹

一次,我从「洗浴中心」花120元「帝王浴」出来,心里窝着火。给我「帝王浴」的MM,做「浴」还将就,但就是不肯收小费做全套,象「妃子」那样乖乖的让我这个「帝王」操,还说这是「正规的…洗浴中心」。正规?就因为「帝王」下体有一条「一次性纸质的」「遮羞裤」?更为窝火的是浴罢按摩,连穴位都找不到,TMD,还号称「帝王浴」「壮阳养肾」,鬼话!如果真是「壮阳养肾」,也是我自己养的——那MM把我JB耍那么久,耍得她玉手乏力,可我就是「不入红门洞,决不舍子孙」。

  「这里的MM……按摩……y得很……」

  「就是,比『顺泰按摩』的5号……差远了……」我出「洗浴中心」大门的时候,有两个顾客在我前面,低声交谈着,看样子,他们也正做了出来,对这里不太满意。「顺泰按摩」?我知道,就在这「洗浴中心」对面,是新开的,还没去光顾过。那时候,我因多次想尝试「正点的会穴位按摩的肯打真军的MM」无着落,已渐渐就退求其次,把「正点会穴位按摩」作为目标(当然,能H更好),既然别人说「顺泰按摩的5号」好,我顿时就有了去见识一下「顺泰按摩5号」的想法。匆忙的连车也没取,就步行穿过马路去「顺泰按摩」了。

  「欢迎光临——」

  老板娘是个年轻女人,满面笑容的迎上来。我不愿再耽搁时间,就直接问她:

  「你们的5号,现在空不?」

  「啊,不巧的很,她现在正做着呢……」

  「要等多久?」

  「她这个钟的时间快到了,不过,她的客人,一般都要加钟的……我替你问问……」。

  不一会,老板娘出来告诉我,客人已经加钟了,这就意味着,我如果要等,就得再等一个多小时,我没那么多的时间。现在我老婆迷上麻将,每晚都是零点回来,我必须在她回来之前回家。自发生「我和一个女医生的婚外情」后(不知道的狼友可参看【我和一个女医生的婚外情】),我就一直比较在意老婆的感受,在家里表现得规规矩距,但「好色」本性难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不让她知道。

  我有些闷闷不乐,但继而又有点淡淡的庆幸:我瞎转这么久,现在终于知道有个「顺泰按摩」的5号了。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猜想「顺泰按摩」5号是什么样子,按摩穴位怎么样,肯不肯真做……,从有顾客口碑、有顾客加钟来看,「5号」应该不错,不然不会这样「翘」(红火),现在的关键,是肯不肯真做。对于这一点,我有点矛盾:我希望她肯,这样我就能体会到「RMB换来的」不同心情和心态;我又希望她不肯,她有这么多的顾客还加钟,如果肯真做,她的PP恐怕早被肏变了型,子宫颈也被肏起了严重的炎症!

  那天晚上,幸好马路上的车不多,不然,我这么走神,非出车祸不可。

  接下来的几天夜晚,我都去「顺泰按摩」找5号,但不是「正做着」,就是「加钟」,我又不愿多等,只得怏怏而归。后来那次,我老婆晚上八点出门「搬砖修长城」,我八点半就去「顺泰」了,老板娘早就认熟了我:「大哥,你来啦,正好,5号到钟了,刚好能接上替你做……」。于是,老板娘把我安排进一间按摩间,然后去叫5号了。

  「你好,我是『顺泰' 5号,现在安排由我来给您做按摩,大哥看看,可以吗?」门开处,一个年轻女子进来,说着「规范」的开场白。借着灯光,我打量了眼前的女子一眼:她大约二十五、六岁,长发,大眼,皮肤很白,模样比较正点,就是嘴唇有点点厚,耳垂上一对很大的装饰耳环,在不甚明亮的按摩间里一闪一闪的,犹为耀眼。

  我点了点头,「5号」这才走近身来,一边示意我坐上床去,一边问:「大哥,要先洗脚吗?」「不,我才洗了澡的。」我要直奔主题。

  「5号」就叫我脱了外衣裤在床上躺着。这是冬天,天气很冷,我就问:

  「有空调吗?」「没有,我们用电热取暖器」,说着,她就把电热取暖器拧开,正对着我,不一会,还真的一点都不觉得冷了。

  「5号」没问我怎么做,就开始替我捶脚揉腿。我怕上当,就问她有哪些项目,各是什么价。她说一般的(不分中式、泰式)25元一个钟,性保健按摩40元一个钟(红灯区按摩屋比比皆是,竞争激烈,只有用低价格吸引顾客),我问她准备给我怎么做,她微微一笑:「我还正想问大哥,你要做哪种呐……」。

  我很想直接告诉她,想买她「全套服务」,但我怕太唐突,就没这么说,而是告诉她我的手腿有些僵硬,但又想「性保健」一下。5号就笑着说:「大哥,我就先给你按摩一下手脚,再替你做保健按摩,怎么样?」「行,你就先……这样做吧……」。

  我练过武术,也曾向老中医学过一点「望闻问切」和针灸,对穴位略知一二。

  我试过了一些按摩女,在这种低价位的按摩屋里,「5号」的捏拿手法和捶揉力度,果然算是最到位、最合适的。没多久,我就疲劳顿消,要她做起性保健来。

  「5号」替我拉下内裤,将两手互搓到手心发烫,先「捂」我的「睾卵」,手再搓至发烫,再揉我的会阴……,最后,才用搓得发烫的手来捏拿我的JJ,并不时的搓揉具竿、轻捋龟沟……我一边享受着她的按摩服务,一边问她:「你们这里安全吗?」「安全」。「遇到突击检查怎么办?」「我会叫你把内裤拉起来,穿着内裤按摩,就没事……」。

  「你的手……有点粗糙,弄得我龟头有点……不舒服,能不能……用嘴含住……做?」我找借口,想要她口交服务。「5号」看着我微笑着说:「大哥,我们是正规按摩,用手做很正常,用其他的做,就y了……」。

  「你说吧,给多少……才做?」我表示,钱多点无所谓,我是来找感觉的,想买她打真军。

  「5号」依旧微笑着:「在我们这里,给多少……都没人做的,那么做,性质就变了……」。

  她难道怕我是便衣?我问她,她摇头:「不是,便衣办事不会放单的」。

  我要了几次,她都不肯,虽然我心有不甘,但也不能用强,一来是我的性格不好「强迫」,二来也怕弄出个「按摩屋强奸按摩女」的爆炸新闻来,只得作罢。

  「5号」的性保健按摩做得很到位。我就这么躺着,把JJ交给她弄,她一会盘腿坐在我双腿间,一会侧身坐在我身旁,单就一个套弄手法,就有「刷」、「捏」、「捋」、「搓」好多种。汗~,我心中虽怀芥蒂,但也觉得很享受。

  「大哥,给不给你……推出来哦?」「5号」看看快到钟了,就问我。

  「怎么,这个也要……我定?」

  以前给我做的按摩女,巴不得早点把我的JY推出来了事,「5号」是我第一次遇见要征求顾客意见的,我喜欢她的按摩手法和「老实」(都是老实人嘛),就找茬与她聊天:「你说说,是推出的好,还是不推出来的妙啊?」「这个……要因人而异。有人觉得推出来爽,但爽后就是爽的结束;www.dedelao.com有人觉得不推出来爽,可以让爽延续下去……」。接着,「5号」告诉我,几天前她给一个顾客做性保健,正要推出的时候,那顾客说一会要去篮球比赛,她就劝顾客不推出来,因为推出后去剧烈运动会伤身体。

  「怎么,推不推出来你能控制?」我有点明知故问。

  「恩,这是保健按摩必须掌握的噻」。

  「那,你就给我推个『爽歪歪』的『欲射不愿』,可以么?」「5号」听后「扑哧」一笑:「大哥真逗,你不就是……不推出来吗?」「不,不是单纯的不推出来,是要推到爽得不愿出来,你行么?」「……我行」,「5号」微笑着,很自信。

  她真的做到了。

  在这之前,「5号」曾替我做了腿、手、腰的「蹬、提、拍、打」大动作,那很费体力,是其他按摩女都不愿或不会做的,做「爽歪歪」的「欲射不愿」时,她已经涔出了汗。我很同情这些「弱势群体」的女子,就给她加了钟,想让她多提成点,也想让她乘机休息一下(做这个,全是技巧,不用花多少体力),更想让自己可以「爽歪歪」的多「欲射不愿」一会。

  那一个钟,在「5号」的「精心呵护」下,我几乎是这样过来的:当我心有旁骛略显疲软时,她就把我迅速「推」向几欲喷射的颠峰;当我欲火迸发想要一射为快时,她又迅速紧按精关,把我「拽」回到「平静」;……其间,我好几次都想射出来,可「5号」都能察觉,她就象塞车时驱车上坡的「半离(合)+ 半油(门)」——多半分为过、少半分为软,一直使我处在「欲进不愿、欲退不能」的快感颠峰(这是人家的「绝活」,恕我不做详表)!

  哇~,真的好爽!我顿时觉得,这种享受,比找个无病呻吟、扭捏作态、买弄妖娆的女人来插个天昏地暗、汗流浃背、淫水横流,不知爽上了多少倍!

  ……「你这样做,不觉得辛苦吗?」我见「5号」做得这么认真,忍不住有些关切的问——其实,我是想看她边套弄边聊天的「媚态」。

  「这没什么,只要大哥你觉得爽,就好……」。

  虽然不费大力气,但这么做坐姿得经常换,「5号」此刻正半依在我腰间。

  我装着有些生气的说:「不爽……你没为我y起做……」,说着,就伸手去摸她的咪咪。

  「5号」巧妙的躲开了。

  她依旧微微笑着说:「大哥,你一定觉得爽吧,不然,怎么会这么神采奕奕,还加钟……」。

  好个会察言观色的按摩女,她那「有点点厚」的嘴唇也这样能言善语。

  我们就这么做着、聊着,到钟后临出门,我对「5号」说:「我下次还来找你做,怎么才知道你空不空?」「我把我的电话留给你吧……」,她在台历上写了,撕下来递给我,「你来时,可以先打这个电话问问,……我不会主动打电话的,……这要原谅哦,大哥。」我一看,她不但写了手机电话、工号,还写了姓名,一个很好记的名字——□小雪,而那时,农历的「小雪」才过三天(恕我隐去小雪的手机号码和姓氏)。

  自那以后,只要空暇,我就会常常去光顾「顺泰」,照顾小雪的业务。她的按摩手艺的确很好,有两个「按摩屋」的老板娘都在拉她。她很义气,不愿得罪老板娘们,就答应「一三五这家」、二四六那家「的轮流做,其中有家条件较差,但就因为那是她学成后的第一个」东家「,她就一直不肯」背叛「。我去找她,的确每次都是我联系她,她的顾客多,并不知道我是谁(她从不问,我也没说),有一次,我打电话问她在哪里?她回答在」谐和「,我去了才发现那里条件不好,就没做,她道着歉送我出来,后来还给我发了短信:」大哥,不知道是你,对不起哦「。我觉得她很好玩,很有」职业道德「,就回复她:」没关系,知道我是谁了?「」知道,你是讲究的大哥。「(后来我们开房H,我看过她的手机通讯录,在业务组(联系人)里,就有」讲究大哥「)第二章春暖花开在那段常常光顾「顺泰」的日子里,我始终没忘记我去光顾的目的,是想体验一下用RB换来的H与以往H的感受有何不同。可是,我始终不得要领,只要向小雪提出H的要求,她就会微笑着拒绝,并一再说:「我们是正规按摩,在这里,没人会y起做」。数次要求不成,我想,是我太性急了吧?我怎么忘了「循序渐进」这句话——「循序渐进」、「因势利导」,玩女人就得要点花花肠子和耐烦心。

  我虽然「老实」,但并不笨,善于及时总结经验,并有「累败累战」的精神。

  在一次又遭拒绝后,我就对小雪说:「那就算了吧,不过,这很不公平,你是按摩师——先粉起点哈——就可以想摸我哪里就摸我哪里,可我,难道只想摸摸都不行?」小雪微微笑着,摇了摇头。

  「大哥要给你小费嘛,就只摸摸你咪咪,只摸一会……」。

  女人,终归是女人,不知道是被帅哥我的「真诚」打动,还是被小费打动,她终于经不住我好磨歹磨,答应让我「只摸咪咪不许摸下面」了。

  小雪背对着我,由我撩起她的T恤,解开她的乳罩,双手从她腋下伸到她的胸前,摸捏了她那对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的咪咪……我用手指捏揉她的奶头,她连声叫我「轻点、轻点」,后来,我示意叫她正面对着我坐,当我用嘴噙住她两颗咪咪奶头舔吮时,小雪的脸都红透了。本来我还想去摸她下体的,但被她制止了:「大哥,就到此为止呐,……别影响……我替你按摩哦……」。后来小雪告诉我说,她还从来没让顾客舔吮过咪咪奶头,最多就是收小费,让顾客用手摸摸咪咪……我当时就在心里暗忖:「难道这也是……用手就正规,用其他的……就y了?」严冬过去不久,就是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与小雪从最初的相识,慢慢的变得十分相熟起来。在可以摸乳房、吮吸奶头之后,我又常常的在「爽歪歪」中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引诱她:「给哥哥吹吹喇叭嘛……」:「用你的小MM按摩按摩哥的JB好不好……」:「我保证不进你小MM里面去……」。

  常言道,「再贞洁的女子也怕赖皮汉」(何况按摩女不是贞洁女,我也更非赖皮而是帅哥),在我不断的挑逗下,小雪终于同意用她的小MM给我按摩了,但条件是「不脱底裤」、「只坐在JB上用小MM按摩竿竿」(即不磨蹭龟头),我知道,她是怕我用龟头去戳她底裤里的小MM,玩「要求进步(布)」的游戏。

  这时的天气虽然还不暖和,但一天要做六、七个钟的小雪,衣物却穿得不多,上身仅穿着一件敞领的T恤,下面是条短短的牛仔裙(按摩时因为出汗,她已把外面的工作装脱了),当她分开双腿骑上我小腹时,我就看见了牛仔裙里的白色底裤。她两腿光光的,皮肤很好,脚上只穿着一双短颈的白底兰花袜子,显得很青春,不累赘。这时她曲蹬双腿,用手将我硬得快撑皮的JB龟头朝上,平按在我的小腹上,然后轻坐下来,用小MM压住我的JB竿竿,虽然隔着底裤,我的JB也能敏感到她的小MM很「丰满」、很有肉感。蓦然间,我突然想起女医生袁姐曾经对我说过:「女人阴部的形状与嘴部的形状很相似」,小雪的嘴唇有点厚实,难怪……她下面的小MM也这么……肉鸡鸡的!

  现在我已经知道,小雪的底线是「不脱底裤」、「不许摸下面」和「不许进步(布)」,待她坐好后,我就不停地耸动下体,一手抚着她腰部前后摇,一手摸她咪咪,并要她用手捏揉我的奶头和捋动JB的龟沟,因为我没突破她的底线,她也把我没辙,只能红着脸这么给我做「按摩」。

  我这人有个习惯,就是喜欢在性交做爱的时候「讲故事」,这样可以让女人随着故事形象思维,产生形同身受的性交幻想——角色扮演。现在小雪虽然没与我「真做」,我只是对她「行为骚扰」,我也动了用「黄段子」「语言骚扰」「精神侵略」她的念头。但我没下猛料,只是让她猜了一个粗俗和一个文雅的两个谜语:

  「五指抬杆铳,进攻红门洞,枪在里面打,子在外面蹦」。我问她,这是什么……小雪脸红红的,没有吱声。

  「半山腰下一条沟,一年四季溪水流,不见牛羊来饮水,只见和尚去洗头」……小雪还是没吱声,只是脸更加的红,虽然隔着底裤,由于她那小MM压在我JB竿上不停的「按摩」,我的JB竿儿渐渐嵌在了小MM的肉缝里,我能敏感到,肉缝外的底裤,已经有点潮润。

  「呵呵,你……流水了?」

  小雪又一次挡住了我去摸她底裤的手,狠狠瞪了我一眼,娇嗔地轻轻打了我一下,说:「你怎么……,这么……,很危险……」,见我有些不解,她一边起身下床一边对我说,「如果这会遇到突击检查,你我就死定了……」。

  是啊,此时她的底裤沾有她的「爱液」,也沾有我的「口水」,凭这判个「嫖娼卖淫」,那就「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大哥,在我们这里,我们真不能y起做,不久前,就这不远的一家有人y起做,结果做的人被罚款,老板娘被判刑……,我暗示过你,你都懂不起……」。

  我一下豁然开朗……

  「我真的,真的想和你来真的,在这里不能做,我们就在外面去……」。

  「……开房,……一夜情?」小雪红着脸微笑着,调皮的问,「你……方便么?」她似乎还记得,我说过必须在半夜十二点之前回家的。

  「方便,这几天,单位的头儿正叫我去小泉联系会议食宿,还叫我先住一晚,看看有那些不满意,然后向宾馆提要求改进……,你哪天方便哦?」我有些焦急的问。

  「那,就后天吧,后天我上夜班,值通宵,我先给老板娘说,她会安排人……」。

  「你老公……要是查岗怎么办?」我知道她老公常给她打电话,每次都是小雪说「我正给顾客做着」,「别打扰我了,行不行?」我曾问过她老公是做什么的,小雪说是××厂的下岗职工。××厂已经宣布破产,这我是知道的,它最年轻的职工都快四十岁,如果小雪说的是真的,她老公就大她十多岁了。我还听小雪说过,他们还没有子女,两口子与老公的父母住一起,不久前,他们才买下老公父母名下的住房产权(是享受老公父母的工龄优惠,但钱是小雪出的,产权所有人却写的老公父母的名字,对这事小雪很有意见,可也很无奈)。这样的状况背景,老公常给做按摩的老婆去电话查岗,也是情有可原、很无奈的事情。

  「他是不会到店里来的,我值通宵,他就打通宵麻将,最多就电话,好应付。」呵呵,无独有偶,我老婆也这样,只要我外出公干,她就要通宵「修长城」。

  我真得好好感谢发明麻将的前辈先人,他不但发明了后辈子孙的「娱乐工具」,还为后辈子孙的男欢女爱创造了大好机会!

  接下来的两天,我是在焦急的等到和美好的期盼中度过的。为了善意的隐瞒老婆(善意的隐瞒总比无情的伤害好),我故意在她面前给头儿打电话,汇报我去小泉联系会议食宿的一些想法,还信誓旦旦的叫头儿「放心,我保证办好」。

  本来,头儿要安排单位的小张与我同去,我言语恳切的对头儿说:「小张的老婆正在月子里,哪离得开他啊,……这样吧,我带我老婆去,就算单位临时借用,工资就免了,食宿费回来找您报销……」。头儿当然知道我说带老婆去是在开玩笑,我老婆不爱出差到外面去玩,是系统众所皆知的事——一年前,头儿们要我带系统各基层十多个中干去上海、苏杭、南京一带「参观考察」,也动员我带老婆去了(费用由我们单位报销),可她天天催着我带队「急行军」,中干们根本没耍好,对我很有意见——现在听我跟头儿说要带她去小泉打前站,老婆在一旁直挥手,做出一副要打我的样子(最后虽然没打,但还是掐了我几下)。我知道她不会去,所以我才这么说,我的老婆我最了解,这一招还真灵,一点都没引起她怀疑……终于,我等到了与小雪约好的日子。下午,老婆送我开车出门,她一再叮嘱「开车……注意安全」,我看着老婆一点不怀疑反而很关心我的样子,我眼睛陡地一酸,差点又「傻逼」了一回(就象当年我把与女医生的事「傻逼」的告诉她那样)。

  我老婆真是个好女人。那年「QQ空间」讨论「爱情的最高境界」,我问我老婆知不知道,她竟然一语惊人,说是「习惯」——相爱的两个人,不但要喜欢彼此的优点,还要接受彼此的缺点,要把它们作为自己生活的习惯,这习惯若有丁点的改变,都会引起彼此的担心和不安(这几乎是她的原话)——她是这样理解的,也是这样做的。现在我几乎肯定,她已经知道我和她表姐的事了,她表姐真的很风骚,有时当着我老婆,表姐也骚相逼露,可我老婆就是不愿「点破」,按她对「爱情最高境界」的理解,我读懂了她:她不但喜欢我的帅气、善良、勤快和体贴,也接受了我「好色」的「男人本色」,「天下乌鸦一般黑」、「没有不偷腥的猫」,我的「好色」只要不危机家庭和孩子,她就能「快乐」的生活在她的「爱情最高境界」里!

  「你……怎么啦?」小雪坐在副驾驶上,见我一副若有所思不愿说话的样子,以为出了什么事。

  「没、没什么,我在想一会去联系的事」,我一边搪塞,一边认真地开起车来,我怕精力不集中真出了安全事故,我老婆一定会伤心得要死。

  出南郊30多公里,就到小泉地界,这里一年四季溪流环绕,青葱嫩绿,鸟语花香,是营造「绿色大都市」的「重点建设区」和「重点保护区」。它不但「绿化氛围浓郁」,而且「温泉比比皆是」,这些大大小小的温泉,虽然有「天然的」,有「人工的」,但毕竟给了「酒足饭饱」的人们一个「心旷神怡」的好去处,渐渐成为了欣欣向荣的旅游胜地和疗养胜地。近年来,当地加大投入,在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下,许多的「年初工作安排」、「年中业务分析」、「年终总结」等等会议纷至沓来,小泉,遂实现了当初的预定目标,成为了绿色大都市的旅游中心、疗养中心和会议中心。

  这里的小泉宾馆,就集这三个中心的特色于一身。

  宾馆前的停车草坪很大,由于不是双修日,所停车辆不是很多。我停好车,与小雪并肩拾步进入大厅。大堂经理是个女的。年轻漂亮,乍见我时,她双牟含笑,可一看到我身边有小雪这个美人相伴,那笑容就渐渐的消失殆尽。但当她看过我的介绍信后,那粉嫩的脸庞又绽出了笑靥,那笑靥比刚刚消失的更加迷人。

  「啊……,你们是……」

  「你们陆总在吧?……」我把玩着宾馆陆总的名片,不待她说完话,就撂出这么一句。

  「陆总……今天休息,是郝副总……值班滴……」。女经理一面叫人替我们上茶,一面给郝副总通了电话。随后,她几近讨好的对我说:「郝副总请你们上去坐坐……」。

  其实,我与陆总并不怎么熟悉,名片是头儿给我的,说他们是多年的朋友,若有什么问题,就叫找直接找陆总定夺。郝副总我们倒有「深交」,上几次的会议食宿和娱乐安排,就是我找他和另一个副总联系落实的,那几次会议期间,他都常来陪我们「喝酒」和「娱乐」。郝副总很精明,几次接触,就看出我虽然只是个八品(副)「小芝麻」,却深受头儿们赏识,且有点花银子的实权,就与我称兄道弟,成了「铁哥们」。

  我这次来公干,事前就与郝副总通过电话,他当然表示欢迎,我们百几十号人要在这会议三天,这意味着将有大笔银子可进。我们很快就谈完了公事,当他听说小雪是我「拙荆」,是陪我来公干的之后,郝副总一定误会我是「升了官发了财还换了老婆」,当场就拍板送我们「两口子」一天的免费食宿,不但如此,还吩咐把食宿发票送过来,让我回单位「报销」。

  谢绝了郝副总要安排人「陪玩」的好意,我就携小雪在小泉花溪、虎头飞瀑、仙女洞窟……等处走了走,我们都怕遇到熟人,就早早回了宾馆,在大厅服务台取了房间钥匙(808的),就携手回房间休息了。

  整个下午,小雪的话都不多,她可能很少这么出来玩过,也没应付过这样的场面。

  进入房间,关上房门,小雪顿时如释重负的轻松起来,她有些好奇的看着房间里的设施。一扭头,瞥见了我「色狼」的目光正在她身上扫射,她脸一红:

  「讨厌……」,然后娇嗔了我一眼,就替我砌茶去了。

  我这才仔细的打量起这间808房来。

  这间808房,是一间很大的双人间,房间是粉红色的基调,粉红的墙面上还有一些金色的图案。床很大,是圆形的,上有粉色的圆形透明床帐,摆在房间的中央,几乎就占占据了房间的一半。大床的右侧不远处,是一个全透明的卫生间,也是圆型的,内有抽水马桶、冲浪浴缸和淋浴设备;大床的左侧,有梳妆台、饮水机和储藏衣柜;正面,是一个三座的真皮长沙发。在圆形大床顶端的粉红墙面上,有一个大红金边的「双喜」大字。这个郝副总,难道真把我和小雪当成了「新婚燕尔」?还是他已经看出小雪只是我的「新欢」,要故意给我庆贺庆贺?

  这个808,并不是真实意义上的「八楼八号」。在这风景如画的「保护区」里,为了不破坏现代建筑与自然环境的和谐,严格规定兴建楼堂馆所,不得超过六层,小泉宾馆是新型建筑,最高也就六楼。这808的含义,是住宿一晚,就需808元,这不是一般人都能承受的。照它的设施设备来看,它是一个很现代的「新房」,是为那些「富二代旅游结婚」或「暂无新房又急着结婚的男女」准备的特殊房间。我在这里说它特殊,我觉得一点不过分,那双人冲浪浴缸自不必说,单就那张圆形大床就有点讲究,是会旋转、会起伏的那种,且会调控冷暖。

  它的设施都用圆形,是寓意「一切圆满」,但是尽管如此,来住宿的并不多,常常空着,如今能让我免费享用一夜,也足见郝副总给了我天大的面子。

  正看着,小雪已砌好茶,替我放在茶几上。她这时屁股正对着我,我一下就热血沸腾,窜了过去,抱住她的腰,把她翻身按在沙发上,热烈狂吻起来……「快……,这一刻……我等了好久了……」。

  我一边狂吻,一边说着,伸手就去扯她皮裙里的底裤。小雪双手捧着我的脸,热烈回应着,当我向下挎她底裤时,她很配合,主动向上抬起屁股,我很顺利就将她的底裤挎到她的腿弯上;我才解开皮带,小雪的双手就拉开了我外裤的拉链,将手插入我腰间,合着内裤把我的外裤向下扯,我身子象游蛇那样向上扭了几扭,外裤和内裤就被小雪扯到我的屁股下面……是房间的粉红基调刺激了我们的性欲?还是的大红金边的「双喜」使我们情欲难禁?我们此刻都有「不是新婚胜似新婚」的感觉,一个如狼、一个似虎,四爪相搏,四足相缠,在沙发上撕咬翻腾着,……当我一手抬举着小雪那还穿着长靴的雪白大腿,一手操着仅露在长裤外的勃硬「虎鞭」,狠狠插向身下「母狼」的PP时,我们的额头都已经涔出了汗珠……第三章小泉之夜

  我斜躺床头,一边品着杯中美酒,抽着香烟,一边欣赏着眼前的「美人沐浴图」——小雪正一丝不挂的在透明卫生间里洗着澡。

  晚饭前的那场「撕杀」,我们都意尤未尽,我的JJ才插进小雪PP口口里,还没大动呢,房间的电话就响了,是「服务台」打的,告诉可以晚餐了,这个不该来而来了的「骚扰电话」,使我们顿觉很扫兴。晚餐我们都吃的不多,饭后在幽径曲廊中散了会步(虽然色,我也注意养身之道),还去KTV唱了会歌,重新营造了一下激战前的气氛,我曾是系统的「十佳歌手」,一曲《神话》,竟然把小雪唱的泪眼花花。……快十点时,小雪就催着回房了,她说,老公一般都这会打电话来,听到电话里有歌声,就不好。

  回到房间,小雪就催着洗澡,说晚饭前澡都没洗就那个,还出了汗。我叫她先洗,她不肯:「哎呀,一起洗嘛。」我就对她说:「难得这卫生间是透明的,我在这先欣赏欣赏你洗澡的样子,一会,我就进来与你鸳鸯浴……」。她这才红着脸进去沐浴起来。

  「新房」的灯光控制就在床头,我把卫生间四周调得暗暗的,使透明卫生间格外的明亮显眼。小雪的胴体曲线很美,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她一丝不挂的赤裸身子,她双乳高耸,翘臀浑圆,肌肤雪白,玉腿颀长,一头乌黑的长发,宛如飞泻而下的瀑布,垂挂在胸前,腰肢虽然不是很细,但看不到半点赘肉,平坦的小腹下,阴毛浓郁,此刻被浴水弄得湿淋淋的阴毛紧贴在肉丘上,将雪白的肉丘映衬得非常抢眼,我顺着肉丘向下看,一邱新月时隐时现地在我眼前晃动,我深深为之神魂颠倒……我喜欢少妇——喜欢少妇的成熟肉体,喜欢少妇的热忱奔放。

  有人说,少女是诗,是一首首跳跃、朦胧、青涩、难懂的诗;少妇是散文,是一篇篇清新俊韵、耐人寻味的散文。我怕「读诗」,诗的「跳跃」和「朦胧」 ,就使人费猜费解,常常是给人一头雾水,要我去揣摸诗一样的少女之心,我缺乏「耐性」和「悟性」;相比之下,我喜欢「读散文」,散文看似信手拈来,但「形散而神不散」,读来朗朗上口,令人浮想联翩,回味无穷!

  我老婆这篇散文我是基本读懂了,现在,我要好好读读小雪这篇散文。

  今夜,室外月明星稀,室内万籁俱寂,正是读书的好时候。

  「你……快点嘛……」,小雪红着脸,在透明卫生间里催我了……我赤条条的跨入卫生间,小雪就迫不急待地迎了上来,她在手掌上挤了不少的沐浴露,从我的颈部、胸脯向下涂抹,并在我的JB上抹了许多。我这根JB,对她已经不陌生,搓揉的时候,她没有丁点的难为情;我给她涂抹和搓洗乳房时,她也没有怎么扭捏作态,只是低垂着眼帘,不看我色迷迷的眼睛。但是后来我要她翘起浑园的屁股,用涂抹着沐浴露的手从她后面去涂抹和搓洗她的阴户,并掰开她那两片大阴唇仔细观赏时(这观赏既是欣赏PP,也是检查有无什么病症),小雪却陡的不好意思起来了。

  「别这样……看,怪……羞人的……」。小雪的手从小腹下伸到两股间捂着阴户,不许我看她的宝贝。

  「怎么,还不好意思?刚才,肏都肏过了……」,我用手去拉她遮挡的手。

  小雪的手紧紧捂住不放,并不住摇晃着屁股,说:「那个……不一样嘛」。

  「哈哈,我还没听说过,肏都肏得,还看不得……」。

  这时小雪已转身抱住了我,她脸儿红红娇嗔的说:「你看起来挺斯文的,干嘛老是……肏呀肏的,好难听……」。

  我的确很斯文,平时一般不说脏话,是今夜的气氛刺激着我,要一显「草莽 」,却不想唐突了佳人。

  「……」,我一时无语。

  见我没说话,小雪一定以为我生气了,她一边用水冲洗着我们身上的泡沫,一边拉我的手去摸弄她的下体:「哎呀,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呐,……我喜欢……你肏,不喜欢……你看……」。没想到,小雪也说「肏」了,很明显,她是在迁就我,我好喜欢!

  「那不行……,我不但要肏,而且还……要……看!」说话间,我们已经相拥着「滚」进了冲浪浴缸里,水涡飞旋,暗流汹涌,股股急速的水拄刺激着我们赤裸的肌肤。我那「看」音刚落,小雪已被我仰面向上抬起了双腿。她头枕浴缸,双手搭拉着缸沿,两条宛若凝脂的雪白玉腿,被我分搁在肩上,尽管她不住的扭动,想摆脱这种她认为的囧态,但也无济于事,浴水在两腿间激起股股浪花,她那羞于被我仔细欣赏的宝贝,已一览无遗的暴露在我眼前……果不出我所料,小雪的宝贝也象她「有点点厚」的嘴唇那样,很有肉感,本来就微微凸隆的阴户,由于双腿高抬隆起得更高;阴蒂和小阴唇都隐藏在两片有点肥硕的大阴唇里,要用手掰开大阴唇才能看见;那阴蒂不大,我用手搓了搓,硬硬的,看来她已经发了情;小阴唇也不大,色泽还很鲜嫩,粉红粉红的,只有肉芽的边沿才有一些黑色素沉淀;阴道口很小巧,菊花瓣皱纹也很均匀,凭我的阅女经验,小雪的性生活应该不是很频繁,更没玩过被爆菊花的肛交游戏。

  我心中暗暗庆幸……

  我知道,这种PP就是俗称的「馒头屄」,这种PP的最大特点,就是阴户高隆、大阴唇有点肥厚,女人的高潮来得慢。与这种PP的女人H,男人的JJ要有一定长度,且要前戏做足、方才能使其渐入佳境……换句粗俗的话说,就是这种女人——最经肏!

  我庆幸,是庆幸我的JJ虽然不是最长,可也不算短,驾御「馒头屄」绰绰有余,我不但善于吮吸抚弄,还有「语言骚扰」、「精神侵略」的「讲故事」本领……今夜,我一定要抖擞精神,非得让这个「馒头屄」淫水长流、欲仙欲死,方显我英雄本色!

  正想着,小雪已经挣扎着用手捂住了宝贝,我还要看,她就是不许。我笑着又问了刚才的问话:「怎么……肏都肏得,还看不得吗?」小雪捂着阴户,撒娇似的说道:「就是不许看,就是不许看……」,我一再问她,她才终于道出个中原由:肏屄是性器相交,JJ插在PP里,很有真实的肉感,会很享受,且是隐秘的——JJ插在穴里,谁会去看小穴里怎么样——眼睛常常闭着,有遐想的空间;如果在肏屄前PP被男人的烁烁目光尽收眼底,她那PP就象被「一眼看穿」似的,会被看得直冒淫水……哈哈,真有趣,眼睛似乎只能看穿心事,怎么会把PP「一眼看穿」得直冒淫水?我怎么也不相信。但我没说,不想破坏气氛。

  「我们上床吧……」。小雪依偎在我胸膛上,轻声的说。

  我们搽干身上的浴水,迫不及待的上了大圆床。

  一上床,我们就「粘」在了一起。小雪伏在我两腿之间,用手握住我硬邦邦的JB,俏皮的笑着对我说:「你不是……早就想要我给你……口做了么,现在还……要不要?」说的时候,我看她脸颊象抹了胭脂那样艳。

  「当然……要、要……」。我有些受宠若惊。我老婆那么爱我,都没为我口交过,可小雪,竟然这么主动,我又更加的喜欢她一分……看着JB在小雪那两片有点厚实的嘴唇中进进出出的样子,我心中很兴奋,那嘴唇很柔软,紧紧包裹的感觉,真的很享受:每当双唇向下裹动,龟头就会顶住口腔壁,滑向光滑仄小的口腔深处,口腔内的柔舌裹住JJ不停的伸缩着舔弄;向上吮吸至龟头,柔软的嘴唇就会紧刮住敏感的龟沟,嘴唇内的柔舌就绕着圈在龟头马眼上舔舐……想不到,小雪的「口活」技术也如她的按摩技术一样好,连唇和舌配合也是这么的恰倒好处!

  「啊……好爽……」,我爽得叫出了声。

  我伸直双腿,臀部微微抬起,努力将JB「送」入小雪口腔的更深处,小雪不住的摇头,她的手指用力卡着我JB根部,微微张开的嘴唇不住的翕合着,她说不出话,嘴里被我的JB塞得满满的,我能敏感到她的喉头在我龟头上滑动。

  「啊……」,当我松力后,小雪才如释重负的缓过气来,她用手抚着不适的喉头,不停的着呕。「你……SB哦……」,她有些生气,眼眶里有了泪花。

  「对不起,我……太兴奋了」,我知道自己太过火,连忙把她抱住一边吻她 ,一边道歉。

  哄了好一会,小雪才转怒为嗔,她原谅了我。后来,她依偎在我怀里,一副小鸟依人样地对我说:「这『深喉』,我……没练过,……你的……好长哦」。

  「TW综艺有个节目,一个女佳宾讲她为老公口交,就喜欢做深喉,……你老公……不要你做?」我把小雪仰躺着放在床上。

  「他的……不长,……没法练」。小雪的双腿被我分开,阴户又一次暴露在我眼前,这时她似乎正若有所思,没意识到。

  「哦……那,以后我就多陪你练练……一定不这么卤莽了……循序渐进、循序渐进……」。

  「讨厌……」。

  刚才的卤莽,就象一道小小的插曲,插曲之后就是更加优美动人的乐章。

  小雪已经敏感到我又在看她的PP了,但她没法动弹,我一眼就把她的PP看穿了——我是用手指掰开她PP的小口看的——阴道壁「层层叠嶂」,小穴中「淫水涟涟」。

  「呵呵,你……有这么多水呐……」,我有些惊奇的说。

  「就是你……先阵……看出来的嘛……」,小雪的脸红得更加厉害,她貌似很难为情。

  听她这么说,我才真有点相信,眼睛对她的PP有「看出水来」的特异功能,呵呵,女人的敏感区和敏感方式之不同,真是一人一个样!

  「啊……哟哟……你别……别用舌头戳……戳哦……好……好痒……」。

  我用手肘按住小雪的两条大腿,手指掰开她那两片肥厚的大阴唇,将头伏在她两腿间,用鼻尖撩拨已经硬勃的阴蒂,舌头卷成条状,在她PP的小穴口不停的戳弄,只一会工夫,小雪就被我弄得不停的叫唤起来。

  「要我不这么弄……可以,但你要说……要我怎么弄哦?」我想她说出那个字来。

  小雪缓过气来,用手将我身子往上托,伸手捉住我的JB,就往她PP口口上放:「用这个……肏我……」。呵呵,好聪明,貌似知道我喜欢她说那个字,果然就说了那个字——「肏」音刚落,我的鸡巴就「嗖」的一下插入了她的下体中!

  「唔……」随着我肉棒的插入,小雪在我身下发出了一声闷哼。

  小雪的PP好紧哦——虽然有淫水的润滑,我仍然有被「紧握」的感觉。我好兴奋,好惊奇,一面努力将JJ送向更深处,一面在她耳边轻声告诉她:「你的……好紧……」小雪的脸「倏」的一下红到了耳根。

  「是你的……好粗哦……」她在我身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老公的……怎么样?」和其他上别人老婆的男人一样,我喜欢人妻用自己老公的来比较,相信自己有生理优势,要用别人老婆的比较,来增强心理上的自豪感。

  「他的……不粗……」

  小雪很乖巧很聪明,知道我很惊奇她的「紧」,就红着脸悄悄告诉我,她学按摩时学过「瑜珈」——「瑜珈」里有「阴道提肌」、「肛门括约肌」的专门训练,因此她会些有力握固的「紧缩功」!

  看着她那两片不住翕合的嘴唇,我貌似听到了进攻的号角,我的嘴巴就紧紧吻住了她那厚实柔软的双唇……接着,我俩就大玩「舌尖吐香」的游戏、品尝「香唾生津」的甘甜……我的双手也肯不闲着,一会轻揉双峰,一会爱抚肥臀;胯下这根鸡巴更是不得消停,时而如急风暴雨般深插猛顶,时而似闲庭信步般巧摘花芯……什么「九浅一深」、「五崴一拗」,都一一在小雪那成熟肉体上慢慢施展开来……如果她是「诗」一般的青涩女子,我怎敢这般的随心所欲、痛快淋漓?我虽色,也知道怜香惜玉;但对「散文」般的成熟少妇,尤其是「馒头屄」这样「经得肏」的成熟少妇,我自然会格外的尽心尽力……小雪没有故意的大声叫床,她只是微微闭着双眼,「嗯……嗯……」的轻声呻吟着,我知道,她的轻声呻吟只是一个「交流信号」,我读懂了它——这会她已经渐入佳境。

  我这招「平定中原」,足足玩了二十来分钟,正要问她还想怎么玩,小雪的手机响了,是她老公打来的。几句「我正忙着」、「手气怎么样」、「你别打扰呐」,就打发了老公的例行公事。接老公电话时,她一直没松开搂着我肩膀的手 ,双腿把我的腿弯夹得紧紧的,屁股迎合着我的缓缓抽插,轻轻的筛动着,呵呵,好个会享受的小鸟依人样,我又喜欢她一分了!

  「把屁股翘起来……」

  小雪很配合,她将上身趴在床上,双膝跪着,把浑圆的屁股翘得老高。我在她身后,双手按住她白嫩嫩很有弹性的臀瓣儿,先将JB顺着臀瓣沟儿插进她的PP,然后把她双手反驾在身后,使她上身抬起、后仰……小雪的脊背、腰肢、翘臀连成了一张弯曲得不能再弯的「弓」,她的翘臀紧抵着我的趾骨,我的JJ直直的杵在她的阴道前壁上……我用这招「隔山取火」的H姿式,意在「攻击」她阴道前壁的G点,肏「馒头屄」正面交媾只是「预热」,用后插式直杵阴道前壁G点,才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果然才杵G点不一会儿,小雪就红潮满面,娇媚呻吟个不停起来。

  也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一个农村少妇被后插式奸污却不能挣扎的故事,我边杵着小雪阴道前壁的G点,边讲给她听了——YY县(就是我曾援困的那个山区小县)有个年轻的农村少妇,带着一个仅几个月的婴儿在堂屋角落的对窝上舂米(是南方山区以前常见的利用杠杆原理舂米的那种),她一个人既要蹬踏木板撬动石杵,又要去石窝旁翻米,很是辛苦。一个陌生男人路过,就主动上去帮她翻米,农村少妇正要感激呢,那男人突然把睡在箩兜里的婴儿提出来,甩到石窝的米上,年轻的农村少妇当时就被吓呆了,蹬踏在木板上脚不敢放下来(如果一松力,杠杆那头的石杵就会舂下来把婴儿砸成肉浆),连声问:「大哥,你这……干么呢?」男人淫笑着来到她身边,边挎她裤子边说:「干么呢?……我帮你舂对哦(窝)!」说着,还伸手在年轻的农村少妇双腿间摸了几下,「……你的对窝不是在这里么」。那年轻的农村少妇本欲呼救的,可那男人威胁说: